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连载:槲寄生女子】六  

2011-07-20 14:51:58|  分类: 宛若流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宛宛,天色暗了。你从中午一直发呆到现在。”小仪把我从回忆里拉了回来,我才发现自己一直坐在西餐厅里,不曾动过自己的那杯奶茶。我突然觉得手脚冰凉,可能是因为夜幕降临。我问小仪,“小智给你打电话了吗?”。“半个钟头前就打了,他说他忙完就立即过来看你,吩咐我先陪着你。”“哦,那咱们回医院吧。”

 

其实在最脆弱的时候,我唯一想到的,是小智。虽然我一直表现得很坚强,可是谁也代替不了我对小智的依赖。记得小智向我讲述他的理想,他的追求的时候,我会觉得心有细微的疼痛。小智的爸爸妈妈都是工人出身,并没有富裕的家境以供培养他的设计学涯。小智说,大学时代的学费都是他自己交的,没给家里添半点的负担。小智说得很自豪,我听了很心酸。小智说最大的心愿就是买一套房子,自己设计自己装修,既居家,又可以当样品展示。小智说,家里对他寄予希望,他必定会让他们一一实现期望。我不知道小智身上背负的这些压力,会不会让他痛苦,因为他如此自负。可是我知道,他需要有一个关注他的人,他也需要受到支持和肯定。

 

“宛宛,你发呆了一个下午还不够吗?你只是心脏不好,不会连脑子也坏掉了吧?”小仪很八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小仪,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一直在想小智,关于我们的过去,关于我们的未来!”街道上的行人很少,凭添一种落寞的气氛。“宛宛,顺其自然吧。小智不是始乱终弃的男人。我相信。”是啊,小智他说过,遇到宛宛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他以为自己此生不会有恋爱的感觉,宛宛的出现,让小智越来越不自信,因为宛宛总是没有听话,让他特别特别的不安心。


“小仪,什么叫做归属感呢?”我闭着眼睛,让小仪搀扶着我前进,缓缓地。“怎么突然问这个?”小仪喃喃地答着话,“宛宛,我说了你别生气。虽然我们相识也有七八年了,可是我觉得一点也不了解你。虽然你常常表现得很愉悦,其实宛宛有许多的想法,有许多的心事,对吧!”我没回答小仪,因为不知道以解释自己的性格,有些东西是浑然天成的,注定就镶嵌在骨子里,没有缘由。小仪说着说,“可是这些不影响宛宛和我的友情,真的。宛宛是个非常棒的朋友。”“小仪,别说这么伤感的话,我都快哭了。”我狠狠地刮了小仪的鼻子,她的这几句话,说得我忍不住掉眼泪。

 

回到病房的时候,我看到小智站在靠窗的那张病床前,背对着我们,我听到他的笑声。那种小智和我单独相处时,才会发出的爽朗的笑声。我黯自皱了皱眉头,小智和谁聊得这么高兴呢?一直待小仪把我安置在床上,躺下,小智才发觉我回来了。小智来到我跟前,“我家宛宛怎么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呢?”我假装很累的样子。小仪说,“她发了一个下午的呆,说她很想你,非常想你。OK,物归原主,我回家了哦。”小智送小仪出去的时候,我偷偷地瞄向旁边的病床。那名女子还是背对着我,她的那头长发散发着乌亮的光泽,我看到她露在被子外面纤细的手指,修剪得很整齐的指甲。她刚刚不是和小智聊天的吗?为什么我一回来,她又开始安静了呢?

 

小智返过身来,揉乱了我的头发,“小家伙,谁惹你了呢?”小智又露出他洁白的牙齿,刚刚他是不是也对着那名女子这样微笑呢?我突然就哭了。等小智发现我不对劲,扳过我的脸的时候,我已经撇着嘴,很委屈的样子,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我怎么能告诉小智,我介意,介意他对着别的女人如此微笑呢?我怎么能对小智有如此强烈的占有欲呢?


“宛宛,别哭,你怎么哭得这么伤心呢?”
“小智,我是不是什么都不好呢?我从来都不修指甲,我还经常咬它。我总是把头发染成不同的颜色,没长过肩就剪了它。我还总是惹麻烦,我没半点沾淑女的风范,小智,是不是呢?”
看得出,小智很紧张,很心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小智说过,他不会说好听的讨人欢心的话。“宛宛,你忘记我和你说过什么吗?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宛宛。”
小智搂着我,“我和妈说了,明天,我就把宛宛娶回家。一直没有告诉宛宛,是想给宛宛一个惊喜。”听了,我反倒觉得亏欠,很想推开小智。“可是,我病着呢。”“病了可以医治啊。最近我太忙,没时间陪宛宛。可是我一定不会放弃宛宛的。除非宛宛放弃我。”

 

那天,我忘记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整夜,小智都保持同一个姿势,一直搂着我。而我,一直靠在他的怀里,妄想一生一世,这种包容和温暖都属于我。

 

那天晚上,我睡得很安稳。我做了个梦,梦见医生告诉我,我的病是误诊,然后嫁给了小智,然后我一直笑。梦境是如此真实,我似乎还能听见小智的笑声。我好想把这个梦与小智分享,睁开眼睛的时候,小智不在身边。隐约见到靠窗的地方有两个人影,天已经灰白灰白地亮了。我实在太累,怎么可能,或者这些也是在做梦呢?

 

待我完全醒来的时候,已近中午,小智的确不在身边。我在床头柜上找到小智的留言纸。“宛宛,我接了个工程,得到B市去,得去两个多月。你睡着了,睡梦中都露出笑容,不忍心吵醒你,亲个。小智”。我拿起手机,不知道是否应该拨个电话给小智,很想听听他的声音,却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犹豫不决的时候,手机来电了,是小仪的。“宛宛,小智他早上来电话,说他出远门,要我去陪你呢?你醒了没有?”我听了就笑,“我没醒能接电话吗?”“哈哈哈,宛宛看来你又开始耍宝了哦,我得傍晚才能去看你,下午有点事,好不?”“嗯嗯,放心吧。”于是,我决定不打电话给小智,以免打扰他的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