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连载:城市快餐】/ 第七章/中  

2011-07-20 14:51:00|  分类: 宛若流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木头从来不对小宛提起自己以前的事情,让小宛纳闷了很多次。木头的看法是,过去的都是无法更改的,而现在是属于小宛的。小宛只是想了解木头多点,不知道木头的沉默是因为想掩饰些什么……

     小宛偶然在木头常去的网站里搜索木头以前曾经发表的文章。在十多页资料里,看到了一副图,是木头做的,送给网站里的一个MM,发表的时间是在2003年的年头。文章里,一字一句地像刺一样扎进小宛的心。木头说过的,自己是第一次称女朋友为“老婆”,可是贴子里明明写着送给老婆,一个叫“枫晴”的女孩子。还有一些木头转贴的文章,文章的作者标明文章是写给木头的……刹那间,心情跌进了低谷,可是小宛不敢问,怕木头生气,自己为何对他的过去纠缠不放。开始怀疑那个日夜把温柔挂在嘴边的男人,究竟对多少人如此甜言蜜语。当两个人的关系有一些不信任的成份,就会变得混浊。小宛开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脑海里想的全是木头的过去,甚至总会浮现“木头是否真心”的念头。

    木头说“小宛,你怎么越来越神经质起来呢?”小宛拒绝回答木头的所有问题。她希望等,等有一天木头明白自己的犹豫,等有一天木头和自己坦白。木头把自己的主页改版,给小宛存自己写过的所有文章。从200年开始热衷于写作,却从未保存过自己写过的文章,有一些在网络上发表,因为网站被关闭,文章也从此绝影。小宛说,把版面的色彩设置成蓝紫色吧,因为木头喜欢蓝色,自己喜欢紫色。木头花了一个下午的时候,才把网站改成像小宛设想的那样。小宛说,这是我们的家,以后我们真正的家也要像现在这样,是我们两个人的结晶。说完,小宛就哭了。平淡的生活来之不易,可是拥有爱情的平淡生活,更是稀有的,现在所能做的是什么?是互相信任,还是互相隐瞒。

    每天,小宛都在网站里写日记,写关于自己和木头的爱情成长日记。小宛总是尽力把文字描述得苍白无力些,不想有太清晰的词语暴露自己心里的怀疑。小宛所能做的,也只是一次又一次重复自己是如何珍视这段感情,是如何重视木头。偶尔木头会留言,试图让小宛安心。或者木头并不知道小宛此时的焦虑,不知道小宛的不安。小宛把所有的情绪化为写作的灵感,一篇一篇写出来,归集于一个版区。每一次,木头看完整整一个屏幕的文字后,都会说,“哇,比我的程序还更让我头痛,有什么话我们直接说出来好不好?我猜不透你想表达的意思?”小宛说,“每一篇文章都只有一个中心,那就是我爱你,呵呵,你爱我吗?”得到木头的回答,总是同一个“爱,我爱你”。如此,小宛便心满意足……

    某天在回家的路上,小宛问起木头。
    “我真的当你老婆,好不好?”
    “当然好,我已经叫你老婆了哦。”
    “不是的,我要的是不同于你从前的那些老婆……我要做的是唯一的”
    “什么我从前的老婆,你在说什么?”
    “木头,你不要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可是第一次叫女朋友老婆。”
    “真的是第一次吗?”
    “信不信由你”
    “当然信啦,呵呵……”嘴上一直说信的时候,小宛咬着下唇,只是前面开车的木头不会知道。是相信自己看到的,还是相信木头亲口所言呢?无从解释,小宛对自己说“我退,我一直退。我退让到底线的时候,你还是如此坚持自己的说法,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到家的时候,小宛对木头说,“就算你以前骗过我,不要紧,从现在开始你不要骗我就好。你不要离开我。无论你做不做得到,你都得去做。”木头没有回答,说“晚上,上去吧。我家里人还等着我吃晚饭呢。”木头开始离去的时候,小宛蹲在楼梯口,看到车尾气留下的那一团混浊的烟雾,泪水模糊了视线。

    爱情,如果只是一个人在努力付出和维持,便如同失去了生命力,等待枯萎的时候,也是爱情之火燃尽的时候。

 

(四)

    早就有人说过,男人和女人不同。如果说未确定恋爱关系前的男人是不顾一切地追寻着女人,那么女人却是在确定恋爱关系后忘我般的投入挚爱着男人。于是,女人会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因为得到自己的爱,失去了新鲜感,变得怠慢爱情,变得不再重视自己。

    木头越来越忙,忙得省了发短信问候小宛的时间,忙得省了在qq和小宛聊天的时间。小宛说,现在和木头独处的时间只剩下十五分钟,只剩下从公司回家的这一段路程。木头说,回到家里还是得忙工作的事,一大堆的程序和代码让自己晕头转向的,实在无暇陪小宛说些不沾边的话。小宛说,不要紧的,你忙的时候我也忙,我看书。可是木头不知道,小宛只能对着书本里的单词发呆,从捧起书本的一刻开始,便胡思乱想。试过有一天晚上,小宛忍不住打通了木头的电话,道不出心中的恐怖,在电话接通的一瞬间竟然无语,电话一头的木头冷漠地问了一句“什么事?”,如两个陌生一般。小宛掩着嘴在电话一端低泣,木头也没有留意,只说了一句“没事先这样了,我在忙,等下再给你电话”,留下小宛听着话筒里不断传出的“嘀嘟嘀嘟”的声音。

    凭什么让一方独自承受悲伤呢?在临睡前接到木头的电话,小宛对刚刚的事情只字不提。木头的声音听起来很疲累,小宛不敢和他闲扯,待木头说了一句“很累,我想睡觉了”,结束短短两分钟的通话时间。心里有许多话想说,不安的情绪像黑夜一样笼罩着,小宛一夜无眠。

     小宛说,我不想成为木头的负担,我也希望给他自由,可是给了他自由,是否意味着我们离得越来越远,不再如从前般相惜呢?小可说,你把心里藏着的话告诉他吧,这样你也舒服点。小宛说,不行,不能让木头知道我不信任他,这样会伤害木头的。小可说,那你就这样天天折磨自己,伤害他总比你自己伤害自己好吧?小宛说,不行不行,我爱他,所以我得承受这些。一份难过如果让两个人都负担的话,就会变成两份难过了。小可说,那你就忍着吧,不要再诉苦,不要再抱怨。小宛无语……

     木头载小宛回家的时候,两个人的话题越来越少,用沉默取代了平日的嬉闹。小宛不敢问,权当木头是因为工作忙了,不想说话而已。

     那天,小宛下班得晚,木头在公司楼下等了十分钟。载小宛回家的时候,天色已暗。到家的时候,小宛问木头,最近是不是忙坏了呢?木头说,无聊,没事找话说啊?小宛故意顶了一句,没话就不能找话说吗?哪知道木头突然生起闷死,“我家里人在等着我回家吃晚饭呢,他们说我老是很晚回家,以后不等我吃饭了……”小宛楞住了。匆匆和木头道别,木头扭头就走。

    第二天,小宛在qq上找木头。
    2004-3-16 14:33:45 小宛
    木头,要不以后下班我自己回家了。
    2004-3-16 14:34:08 木头
    哦,好。
    2004-3-16 14:34:31 小宛
    这样,我连每天见你十五分钟的时间也没有了。
    2004-3-16 14:34:53 木头
    那又怎么样呢?
    2004-3-16 14:35:36 小宛
    你就不能安慰我几句吗?人家是很难割舍的。
    2004-3-16 14:36:31 木头
    我在忙,等下再聊
    小宛突然觉得,木头离自己越来越远了。木头不再叮咛自己,不再关注自己的,只是什么原因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如此微妙。木头越是嫌小宛缠人,小宛就越不敢烦着他……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