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你可知今日犹如昨日,明朝也是如今  

2011-07-20 14:37:33|  分类: 2011 - 倒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和我。

一开始,我们就来不及了。

永远都是来不及的,迟早也是要来不及的。

我们的来不及是不必要的,是一种对自己的啃噬和伤虐。

 

时间正在淹没我们。起初,时间只是模糊过往中的一些细节。渐渐的,我们会淡忘掉曾经说过的话,淡忘掉曾经共同完成的某些事情,淡忘掉哪年哪月。最后,时间会像潮水搬涌起,会抚平我们的情绪,甚至淹没了我们的名字。所以,不要畏惧仍然清晰的记忆,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一切都会平息的。可以相信时间的无穷魔力,除去一点,再悠长的时间也无法让我们之间恢复如初。如初,大概我们都已经忘记初始的面目。是的,来不及了。

 

懂得,有多么重要的份量呢?很多人,只是提及关注,提及呵护,提及爱,提及相守,提及生死不分离。而我重视的是:“懂得”。什么才是懂得?懂得是一种渗透的方式,因为懂得便会有默契,因为懂得便能同心同志,因为懂得自然而然的就会有关注,呵护,爱,相守和生命不分离。如此可见,我不是一般的贪心。懂得是相互的,必须一方打开自己内心城堡的大门,坦然的让另一方进驻,观察和了解他\她的喜好,习惯,情绪波动变化和对任一事物的看法,明白他\她的伤痛,脆弱,倔强和理想追求。看似简单和水到渠成的过程,但是有没人知道,究竟应该对谁敞开心门?究竟应该在什么恰当的时机敞开心门?我想,这应该没有标准答案的吧,否则,世间不会有这么多的痴男怨女了。

 

如果时代回驳,或许旧社会的舆论会评击我为:“如此不得体的女子”。我,像极了你曾经说过的,“你总是轻易的下定论,任谁解释了也是无济于事的”。我这么旁若无人的敞开我的心门,甚至一股脑的将自己剖白,如此仓促的向倾倒关于我的一切,而你始终只是过客。或者,你一早就将自己定位为“倾听者”,而不参与任何评论。偏执的认为你就是那个对的人,即使我们身处的环境,种种因素都是错误和矛盾的结合体。又或者是你看得透彻,所以你并不像我一样身陷其中,我像在漩涡中寸步难行,而你置身事外。须知两个人并不可能维持一致的步伐,否则会疲累,会成为负担。我只是和自己一厢情愿的想象纠缠不清,无论你和我之间有没有爱,都更像是我在和自己谈恋爱。

 

末。借用徐志摩和林徽因的两首诗作为结束语。愿,痴迷的女子都能像林徽因一样,即使身上有天生的浪漫风华,却也能够穿插着矜持的缄默。因为生活,必须回归现实。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芒。 ——  徐志摩 《偶然》

 

那一晚我的船推出了河心/澄蓝的天上托着密密的星/那一晚你的手牵着我的手/迷惘的星夜封锁起重愁/那一晚你和我分定了方向/两人各认取个生活的模样/到如今我的船仍然在海面飘/细弱的桅杆常在风涛里摇/到如今太阳只在我背后徘徊/层层的阴影留守在我周围/到如今我还记着那一晚的天/星光、眼泪、白茫茫的江边/到如今我还想念你岸上的耕种/红花儿黄花儿朵朵的生动/那一天我希望要走到了顶层/蜜一般酿出那记忆的滋润/那一天我要跨上带羽翼的箭/望着你花园里射一个满弦/那一天你要听到鸟般的歌唱/那便是我静候着你的赞赏/那一天你要看到零乱的花影/那便是我私闯入当年的边境。—— 林徽因 《那一夜》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