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黑森林流泪  

2010-10-22 16:33:22|  分类: 时间 - 201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迪的蛋糕店叫黑森林流泪,就在A城城市中心街道的拐角处。白天,蛋糕店外面的街道上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经常会有一些妆扮得很精致的白领,或者衣着入潮的小姑娘们推门进来,匆匆的挑选蛋糕,匆匆的付款走人。夜幕降临后,街上的行人会减少80%,因为城市中心街道都是商业大厦,下班后的街道显得有点冷清。晚上九点钟,潘迪就会在蛋糕店外面摆上白色的桌子和椅子,请九点钟后进来买蛋糕的人们喝杯他自制的鸡尾酒。潘迪是个蛋糕师傅,但他做出来的黑森林蛋糕却从来没有卖出去。
 
潘迪的蛋糕店只有两个小小的玻璃柜,店内的所有产品都是他自制的,他只卖蛋糕不卖面包。奇怪的是潘迪只卖切片蛋糕,更奇怪的是店里的蛋糕品种繁多,却唯独不见有黑森林蛋糕。经常有人问,“Pendy,为什么你不做黑森林蛋糕呢”?潘迪总是笑着说,快了快了。没有黑森林蛋糕并不影响蛋糕店的生意,因为潘迪的蛋糕有一种魔力,除了用料和调配的口味,吃过的人总会有种醉心甜蜜的感觉,所以蛋糕店的顾客都是女性居多,偶尔也会有男人进来买蛋糕,但绝大多数是买给女朋友的。很多男性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老婆和女友喜欢这种甜腻的蛋糕,虽然它们看起来真的很小巧很惹人喜爱。
 
晚上十点钟,蛋糕店就会准时关门。潘迪只是把店门关了,然后留在后厨房里做蛋糕。在做蛋糕之前,他会认真的结帐,认真的把两个玻璃小柜子擦干净,然后播放Leonard Cohen的旧专辑《The Essential Leonard Cohen 2 CD》,开始制做黑森林蛋糕。潘迪想做全世界上最好吃的黑森林蛋糕,因为依莱说过,她想吃世界上最好吃的黑森林蛋糕。
 
依莱是潘迪蛋糕店的一个老顾客,以前她常来买蛋糕,后来她便不来了。依莱总是在九点后才光顾潘迪蛋糕店,一开始是因为她所在的公司常常加班,后来是因为潘迪会在九点后请她喝自制的鸡尾酒。依莱第六次来买蛋糕的时候,潘迪第一次走到她跟前和她说话。他问她,“都这么晚下班吗?工作一天应该很累吧,我常常看你坐在外面的时候,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我形容不出来。感觉很远,很遥远。”当时,她坐在椅子上晃着脚,盯着海迪不知所措的样子,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她说,“原来在十六楼的高度观望这条街和坐在街边上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在上面觉得这座城市冰冷没有温度,在这里觉得这座城市其实像我一样孤独但不寂寞。在上面的时候觉得陌生而烦燥,在这里觉得自在而平静。”此后,每逢她来,潘迪都会在她对面的位置上坐下和她交谈。谈所谓的生活,谈所谓的交情,谈不着边际的自我。有一天晚上,她喝完一杯鸡杯尾却没有离开。她问,“能不能再给我一杯酒呢?”潘迪说,“跟我来。”她尾随着潘迪来到店内,看着潘迪用小小用度量杯把威士忌,毡酒依次倒入玻璃杯,然后加入樱桃汁和薄荷汁。他没有搅拌,直接递给了依莱。他说,“不搅拌,先是感觉薄荷汁的清爽和神秘,然后是樱桃汁的甜蜜和诱人,最后是烈酒的迷醉和醇香,像爱情吧。”依莱说,“嗯,怪不得和外面喝的不一样。”那天晚上,他们聊到了半夜,依莱喝了六杯潘迪自制的鸡尾酒。那天晚上,潘迪知道了很多关于依莱的故事。他似乎明白,为什么这个二十八岁的女人会有十七八岁少女般的神情和笑声,为什么她会对身边的一切产生强烈的不安全感,为什么她说自己无依无靠却不愿意相信自己依靠自己。
 
后来,潘迪邀请依莱参与蛋糕的制作。依莱应邀前来,却只是看不参与,她说,“那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我更愿意站在你身边看。”那天晚上,她给潘迪带来了一份礼物,是Leonard Cohen的CD专辑《The Songs of Leonard Cohen》。她说,“好吃的东西,一般都倾注了制作者的感情,品尝食物的人可以知道,制作者的喜怒哀乐。今晚,我的心情很糟,前所未有的糟。所以我想吃世界上最好吃的黑森林蛋糕。”潘迪似懂非懂的听着,唱机里播放出来的旋律和男人低沉的声音,像温暖的刀子在他心里划开一道口子,却不流血。她表面上的肆意和张狂,与她内心的阴暗产生了强列的撞击,让他无法接近。他知道自己无法说服她,或者让她相信这个世界上也会有温暖,即使是一把温暖的刀子,他看到她内心的伤口,没有流血,里面结着暗红色的痂。依莱说,“那天晚上你说你的鸡尾酒像爱情的味道,可是我觉得黑森林蛋糕才像是爱情的味道。它融合了樱桃的酸,奶油的甜,巧克力的苦和樱桃酒的醇香,像爱情经历了一切考验后最后被时间沉淀下来,无法挣脱仅能回味。”潘迪没有做过黑森林蛋糕,因为黑森林蛋糕的喻意过于虚幻,所以他并没有准备做黑森林蛋糕的配料。潘迪说,“下次吧,下次我给你做全世界最好吃的黑森林蛋糕”。依莱沉默了很久很久,才缓过神来答,“嗯,那你开始吧”。潘迪开始打蛋,一直以来他都没有用打蛋器,打蛋器仅是厨房的一个装饰品,他坚持用人手打蛋。每天晚上,他都会耗费四、五个小时的时间来打蛋和面粉。他告诉依莱,“每打半小时后就是稍做停歇,不是因为手酸,而是要让已经散开的蛋沫溶合在一起后再打,这样不会产生大气泡,做出来的蛋糕才会有浓郁的蛋香。”停歇的时候,潘迪会准备各式各样的蛋糕夹心和配料。依莱问他,“那做完蛋糕后,你还有时间休息睡觉吗?”潘迪说,“我的睡眠时间很短,睡的时候几乎不做梦。其实,我的人生很简单,就是蛋糕和活着。”依莱的脸上有点小落寞,低喃了一句,“我们终究不是同一类人”。潘迪听到了,但他没有接话,他不知道怎么接,而且他相信,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他愿意接纳依莱入驻他的世界,或者改变自己归为依莱的那一类人。在潘迪摆弄蛋糕上的坚果时,依莱说了一句,“你发现了吗?你的手指,在平时的时候是死寂的,它们只是依次的排列着顺序,但在你做蛋糕的时候,它们开始活跃起来,像有了生命一样,它们像在跳某一种舞蹈,执着,尽情”。潘迪想说,“它们其实是有温度的,你尝试着紧握着它们,你会感受到它们传递给你的温暖和力量”,但他没有说,他觉得突兀。凌晨五点半,隔天要售卖的蛋糕都做好了,依莱发现潘迪做出来的蛋糕的形状各异。圆不像圆,方不像方。她说,“这就是你从来不卖整个蛋糕的原因么?”潘迪说,“是的,我从来不用模具去烘烤蛋糕,我觉得它们应该是不拘于形式的,它们应该有自己的意愿,于是形状各异”。依莱觉得眼前的这名男子,其实有说不出的好。他崇尚自由,但他又那么规矩的生活着。依莱问,“为什么你的蛋糕上从来不出现樱桃呢?”,没等潘迪回答,她又自顾自的说,“我对樱桃有一种沉迷,例如我看张悦然的《樱桃之远》,例如我喜欢吃新鲜的樱桃,例如我无法抗拒你的樱桃鸡尾酒。樱桃甜中略带酸,分不清是甜还是酸”。后面还有一句话,“就像我和你,分不清是甜还是酸,分不清是什么”。但她没有说。
 
那天以后,潘迪的蛋糕店里再也没有出依莱的身影。依莱就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最后的那个晚上,在依莱和潘迪告别之前,她要求潘迪再给自己做一杯樱桃鸡尾酒,然后若有所思的说,“以后,你做出来的黑森林蛋糕,请不要叫黑森林蛋糕,要叫黑森林流泪”。潘迪在等,等依莱的出现,就像当初她突然出现,突然和他成为无话不说的朋友一样,他要给她做世界上最好吃的黑森林蛋糕。可是,依莱留给他的,只是几个晚上的记忆人,和她没心没肺的笑声,还有她欲言又止的结束。他给自己的蛋糕店换了个名字,叫黑森林流泪,但不卖黑森林蛋糕。此后,每天晚上,潘迪都会做一个黑森林蛋糕,隔天晚上关门时又会把它扔进垃圾桶,因为依莱没有出现。
 
黑森林蛋糕喻意爱情,黑森林流泪是未尝爱情的滋味就已经分离。依莱说,像这么好的一个男人,自己不应该毁了他原本安逸平淡的一切。
 
依莱如是说。
 
[music]3431544382|1|http://api.ning.com/files/S5GCsA5iSpZWQRRn8XRUfXelIuFj5L80IvPlwRKbclFz8ynK5xjtJpWlGAyMsNqTERxCZjnyp8cRdUqljyC7b9ibatljaCz8/LeonardCohenAThousandKissesDeep.mp3|A Thousand Kisses Deep|0|Leonard Cohen|1[/music]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