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希望不是假的,但终究只是希望  

2010-09-01 18:44:00|  分类: 时间 - 201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叫多余?夏天的棉袄,冬天的蒲扇,还有等我已经心冷后你的殷勤。
                                                                                                      —— 李碧华
 
泰戈尔说过,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译为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夏花,惊鸿一瞥的繁华生命,如火焰般浓烈,却也短暂。秋叶,暮然余味的趋向衰落,如死亡般沉静,淡然宽厚。我曾经把这两句话作为自己的签名档,以此警示自己无须过份执着。“总有时”大概是最好的结束说辞。很多话,就像是将醒未醒之际在镜子前的梦呓。如此换来的眷顾,是终于习惯了残忍之后的妥协。于是,有些人总是太轻易的付出,有些人总是太容易的得到。我是如此的爱你喉咙里翻滚着的冷笑,那是尽头的沉着,如掩藏在夜色里的安宁和静谧。
 
日志刚起了个头。珣在QQ里问我,之前写过一篇日志,解释何为“纠结”的标题是什么?我回忆不起来,甚至感觉自己从未写过类似的文章。原来我亦如此健忘,只是应该忘的都还没有忘,只是总提醒自己,这些都是应该忘的,结果越是忘不了。在想,那个曾经一丝不苟的阅读我文字的人,从无法触及演变成天涯海角的距离。这个世界变数太多,我以为的都仅仅是以为而已。
 
梦里,脚下出现了悬崖,于是跳了下去,因为觉得自己能飞。至于结果怎样,已经不重要了。是梦总会醒,飞得再久也终有天掉下去,于是这梦不能再做下去,醒与不醒没有差别,粉色碎骨是唯一的结局。还是梦里,两条养在泥里的鱼,像蚯蚓一样在土缝里穿行,说是要去找属于它们的海洋。它们说那是蓝色的无边无际的海。它们有没有达到目的,依然不重要。能有在泥土里存活着的鱼吗?没有,它们一开始便已经死去,剩下两条不停歇的魂在呓语。
 
看过很多书,大多数书名都已经模糊,只记得那些让自己有微微触动的句子。每次想用它们的时候,我都幻想自己拿着一盏小煤油灯,钻在满在灰尘的阁楼里,一本一本书的翻阅,只为了查找到那句让自己爱得要死的句子。每次都是煤油燃尽了,那句子还是没有出现。这样不停的反复的找。最后有没有找到,我也不知道,反正在文字里出现的,就算不是它们,也是类似它们的东西。我们总能找到一个方法安抚自己,无论是在何等黑暗的困境中。承认吧,为什么不肯承认呢?
 
喝啤酒的时候,举起酒瓶子,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在举起它们的时候,总有冲动想捏醉它们。我想看着碎掉的冰凉的玻璃,沾着啤酒也沾着我掌心的血。只是想想而已。最后酒进了肚子,会游走在身体里,它们早就和我的血融合在一起,不分离。碎了还不如醉了,碎了心会痛,醉了却不知道哪里痛。
 
不就是吃饭,看电影,压马路,唱K,泡吧,喝酒吗?谁都可以。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