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时间. 轻描淡写  

2010-07-30 13:01:11|  分类: 时间 - 201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都输给了时间。在时间面前,从来没有进行时……
 
二十七号凌晨二点半回到家,奶奶仍坐在客厅里等我回来。开门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惊叫“奶奶怎么还不去睡觉?”。奶奶突然鼓起掌来,说“好了好了,终于到家了。”想起还是小屁孩的时候,奶奶一边忙乎家务活,一边照顾我。最喜欢奶奶背着我去市场买菜,我瞪着眼睛不停的张望。奶奶像讲故事一样和我讲小时候的事,说她在排队的时候,我会帮忙推开旁边的人,生怕奶奶被人挤,说就算被挤了,我也不会哭,甚至还会把挤的那个人的小孩拉去旁边打,说五六岁就会懂事的说,“这些电动小火车坐过一次就算了,太贵没必要总是坐”。转眼我就长大了,再也不是在家长怀里寻求庇护的小屁孩,我知道八十岁后的每一个生日对奶奶的意义是何等的重大。和奶奶去吃饭,一路上她逢人就笑,“呐,这是我的小孙子,昨晚特意从广州赶回来给我庆生的,二点半才到家啊”。吃饭的时候,一桌亲戚的话题总会绕着圈兜回到我身上,我只能笑,一个劲的笑,答“好,很好”。
 
锋儿子仍是一样的唠叨。巧的是在路上偶遇了七年前的“机车”,我第一次知道它的名字叫“龙犬”。看到它,就会不自然的回忆起那些无知的岁月。锋儿子说的很多事情,我居然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原来,时间不是永恒的,而记忆也不是永远。总会有一些新的人和事出现和发现,而那些曾经以为很重要的片段就这样被替换,甚至没有所谓烟消云散的过程。和锋儿子喝了三泡茶,觉得不过瘾就又来了几支百威。我想我会记住锋儿子的话,关于P先生,也关于我自己。套用锋儿子的话,“要加油,老宛”。
 
E.T带我去吃了林记牛肉火锅,这个粗心大意的男人欣然接受了店家上错的一盘肉,结果吃剩下好多。听E.T讲他的近况,然后我又评头论足一番。有时候,相互了解并不需要天天沟通,当你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总会知道他的好。我告诉E.T,其实你不应该找太小太粘人的MM,要找一个独立的,能够自己“当家作主”的对象,末了我还说,“其实就是以我为原版去找”。E.T总是笑,我说当年决定的,要拎着两大块五花肉上我家拜访我爸爸的决定,应该是无限期延后了吧。
 
猴子真的很强,打完电话给他后,他已经在好地方给我找了一个包厢。我应该有一两年没有去好地方唱K吧。好事果然多磨,在包厢里坐了一小时,看着服务生来来回回的换音箱,换功放,我才能自动的唱第一首歌。小目和小Yan姐当然也有到场。流水帐的交代一下:小目决定去长沙闯一闯,小Yan姐说以后的日子得顺其自然,E.T说亚运会可能会借调上来广州公干。一个晚上唱了十几首歌,大家都好像各怀心事。坐在盛国的车子里,我说,“转眼五年就过去了,你们突然长大了,变成熟了”。小目说,其实每个人都在长大,就你没有。盛国叫我“宛姐”,而他居然也还记得我家在哪里,当年那群“小混混”开始学着规划自己的未来,有模有样的讲述自己的工作生活和目标。他们说,小宛你别再闹,要安安份份的生活,尽快找个好的人成家。
 
其实我一直安安份份的生活,我也一直在等着有好的人成家。隔天中午吃完饭,爸爸突然感概,说“汕头只留下这些老一辈的人,说不定哪一天,奶奶就会离开,而他也会离开”。我正刷着碗,突然就不争气的掉眼泪。我很一本正经的说,“不行,不许。奶奶和爸爸是我的一切,是支撑着我的精神支柱。至少,你们要等着看我成家,看着我真正的长大”。我还没有足够的强大,我面对不了任何的分离,我也不能够完完全全的独立。爸爸笑着说,看你这样,你永远也长不大了。陪爸爸喝了几杯茶,讲我在广州的生活,讲忙碌的工作,讲身边的朋友和他们的事情。几次欲言又止,我多想脱口而出告诉他,关于一个没有结果的抉择,但是看到六十五岁的他仍在为我而操心,我只能告诉他,一切安好,我很好,从来不悲伤。
 
去了猴子公司,谈起了五年前的蓝色河畔,谈起了曾经熟悉现在彼此陌生的Vison。阿隆问我,“是不是觉得五年前的自己很无知很幼稚”。猴子抢在我前面答话,说,“那是一个必经的过程,要不人怎么会长大”。我还记得五年前,几乎天天打电话回来汕头,给猴子,给抱抱,给小目,电话一接通就拼命哭,生怕错过一样。其实道理人人都懂,我们只是缺少一个面对的胆量。言谈间才发现,我对Vinson已经释怀了,关于他当初的决定,我说,“其实换成谁,都会是这样”。我没有负气没有怨恨,说得很坦然。吴小朋友的车灯又改成了黄色,他在半路截停我,说要载我回家。路过电影院的时候,他说现在正在放映“唐山大地震”,我说我看的时候一定会哭得很难看,他盯着我半分钟后答,你怎么还是这样的小孩。
 
实际上,每一次回汕头,我都会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小孩。很多很多人,会主动告诉我,几点到,去接我。很多很多人,会帮我安排好一天的行程和午餐、晚餐。很多很多人,都会询问一下我近况,总是鼓励的说,你能做得很好,要加油。每次回汕头,我都会觉得我脆弱得很心安理得,因为根本不需要我假装坚强,我亦相信,发生任何事情,都会有人和我肩并肩的排排站。
 
其实,我很想念某个他,一刻不停的想。但是想,能够维持多久呢?一个月,两个月,一年还是十年?想念只能停留在想念本身,不是吗?每一次想,都会伴随着悲伤,例如一些不相识的人说的一些话,例如她说的一些话。于是,我会觉得惶恐不安胜于我对爱情的想象。因为,有些时候,身份和地位会让人不配有资格想象。
 
我知道我的话,在伤害自己的同时也伤害了某个他。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