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有点难  

2010-04-10 13:25:23|  分类: 时间 - 201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的琦琦很幸福。这是开篇禁不住想说的第一句话。

用琦琦的话说,我们,从二十三岁就想收心养性,一直到二十五岁,然后是二十八岁,直到今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爸爸说按汕头的算法,我应该是三十岁。其实,我们现在过的都是很安稳的生活,不是吗?题外话,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82年的MM要算三十岁呢?小目说,可以把身份证上的年龄改小点,装个24岁,还是可以蒙骗过关的。HOHO,我是个外表幼稚内心成熟的怪物。

刚写了一半,跑去看了Cammy的仙人球。哇塞,那长长的刺,我脑法里的古怪想法又冒泡了:如果,哪一天扮仙人球的造型,在身上伪装安插很多很多的刺,会不会疼痛呢?思考了五秒钟后,我已经有了答案:此时此刻的我感觉疼痛。我也解释不来,为什么总会给人大大咧咧的假象?为什么别人总是觉得我是儿戏的?为什么对于在意的人和事我总是无法掌控好?为什么总是发生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疼痛?为什么我会有这么多的为什么?要知道,其实仙人球的刺儿很容易就折断。

我不是仙人球,我不长刺。只是我身边有很多很多的仙人球,有不计其数的刺。
 
早上的会议,把我的发散性思维给彻底打乱了。我说,我得找一个能够制约得住我的人。琦琦说,那也得你心甘情愿让人制约啊。我说,那就是喽,找一个能够让我心甘情愿被制约的人。可是那个人在哪里呢?蛋哥哥已经不理我了。那只大大的兔子仍躺在我身边,那曾经安慰我的兔子呐。我歇斯底里的翻找心情记录,原来2008年也是这样,突然无话不说,然后突然悄然消失。昔日的因种下今日的果。其实,我没想太多,我并没有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紧追不放,只是有这样一个可以直来直往有啥说啥的人,让我的行为有些许的疯狂。也许过段时间就会平复下来,可是蛋哥哥并没有给我这样的机会。可能,这就是缘份吧。冰冰冰冰告诉我很多很多关于人与人之间的佛谒,我似懂非懂。于是,忘却就是一场放生。只是放生的对象是自己。只是,为什么我会有想流泪的感觉呢?Mother Teresa said, "I have found the paradox. That if you love until it hurts, there can be no more hurt, only more love."
 
清明回家四天,每天都有折腾的事。小目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啧啧,那晚上的野味火锅和糯米酒的香味还在我脑海里徘徊着。首次在夜总会里点小姐,我笑得形象全无,看起来我比在场的男士还要开心。和Bell,小目跑去澄海兜一圈,然后在新溪吃海鲜。HOHO,价廉物美是最恰当的形容词了。吴小朋友的车子居然可以达到六千转,那六千转是他说的,我完全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可惜那天晚上首次试飞的遥控飞机坠毁在树上,咋也找不回来了。回广州的那天,仍然是抱抱送我,先去喝了杯鲜橙多多,然后准时到站上车。这让我想起回汕头的那天早上,下着雨,我差点就赶不上班车了。那个时候告诉蛋哥哥,人家说赶上了就好了。原来这个世界上,注重结果的人要比注重过程的人多。回程遇上大塞车,睡多了睡不着的时候,就看着窗外的景物发呆,其实那个时候什么也看不清楚。蛋哥哥问我到了没的时候,我正流着泪……为什么我心底会有这么多言不由衷的悲伤呢,它们疯长着,怎么也驱赶不走。
 
有多少人像我这样乐此不疲的写着这些琐碎事儿呢?我的记性好不好呢?可以很清楚的记得过去发生的事,甚至是一句话。也可以把昨天已经安排好的计划给忘得一干二净。或者,以后我足够成熟的时候,也会嘲笑自己在今天写下的这些句子。
 
生活进行时,可是,真的有点难。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