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连载:城市快餐】/ 第五章/下  

2009-11-27 11:45:16|  分类: 宛若流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
小宛从没有过像2004年这样的春节,从懂事到24岁。那年的春节,小宛过了许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在大年三十的晚上,跑出去外面逛大街。即使街上是冷清的,小宛仍觉得温暖,仍旧感觉得到节日的气氛,因为自己手环着木头的腰。第一次,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在酒吧里倒数迎新新年的来临,和木头一起的新年。第一次,肆无忌惮地在公众场合接吻,在倒数数到“一”的时候,小宛冲上前去抱着木头,狠狠地啃了他一下,用啃的,小宛说,这样标示着木头从2004年起是属于自己的。第一次,在新年来临的时刻,有男朋友的陪伴。第一次,买了汽球在大年初一的街上逛,抱着翠儿的汽球坐在摩托车上呼叫,一点也不在意旁人的眼光。第一次,大年初一没有在家里吃饭。 这许许多多的第一次,无不透露着幸福,浓烈的幸福的味道,让小宛沉迷着,这些都是木头才能给自己的。
 
大年初二的早上,小宛向父亲郑重地宣布,自己有了男朋友。父亲淡然地回复着小宛的喜悦,自己觉得适合了,还要多加观察。小宛说,从来没有像现在觉得世界的可爱,它可爱在于能够让人感受幸福,甚至能创造幸福。小宛迫不及待地向全世界宣布,从今以后的小宛,一定是幸福的,小宛不再心无所属,不再漂泊。公司放七天的新年假期,小宛每天都和木头在一起。节目里盛装打扮的人们,拥挤热闹的大街,都像风景一样摆在眼前。小宛一本正经地告诉木头,从前自己很畏惧这样的喜庆气氛,因为觉得格格不入,可是现在觉得能融合,因为木头在自己身边。木头总是怜爱地看着嬉嬉闹闹的小宛,脸上有自然流露出来的幸福。
 
小可说,小宛中毒很深,深得无药可救。小宛,有人想救我,我也不愿意,有谁能比木头来得重要呢?木头完全改变了小宛,不再忧伤,不再终日恍惚,不再套着面具。爱情能让人重燃起希望,能忽略生活中的困惑,能够让小宛全心全意地爱着她的木头。或者过于忘乎所以,小宛在木头的朋友面前,一点也不加修饰,谁都知道,男人讨厌像小宛这样大大咧咧无所顾忌的女人。小宛忘记了,她的生活不仅仅只是木头。那天晚上,在木头与朋友的聚会上,小宛喝得不醒人事,木头背着小宛爬六楼,靠在背上,能清晰地听到木头的气喘,能听到木头急促的心跳。那天晚上,小宛第一次告诉木头,“我爱你”。2004年1月25日起,小宛再也不会放弃木头,木头也不能放弃小宛。
 
全然不顾一切的投身在恋爱中,却总会惹出好多意外。小宛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出错在哪里。木头说,朋友要去放烟火,说好不能和女朋友同去。小宛吵闹着,却仍是一个人走在街头,木头说他一定得去,说朋友对自己来说一样的重要。小宛哭着告诉小可,本来已经说好的事情怎么会突然的变卦呢?木头怎么可以扔下自己不理呢?小可说,小宛你要是不冷静下来,你会更加痛苦的。木头不可能绕着你转,你们都不是对方的支点。突然袭来的一点变故,把小宛的爱情浇灭,小宛说自己觉得心寒,木头会不会和嘉一样?会不会呢?那天晚上,小宛哭了一整夜。
 
连小可也说,小宛无理取闹,不可理喻的神经质又发作了。小宛说,自己委屈,为什么如此全心全意的爱一个人,却会受到冷落。接着,小宛说要分手,开始关手机,QQ离线。木头不知所措地找小可,询问原因。小可说,小宛有很重很重的心结,她不信任木头,是因为她不信任自己。
 
(六)
小宛在家楼下,见到了一脸彷徨的木头。小可说,木头几乎天天晚上都打电话询问,说木头几乎天天晚上都失眠。小可还说,即使是想结束,也得给对方一个说法,至少要问清楚原因。小宛说,自己没有勇气去面对分离,倒不如让时间把一切都冲淡。
 
 小宛装着很镇定地往楼梯口走去,木头见了立即阻挡于前。两个人就在楼梯口昏暗的灯光上对视着,默不作声的。小宛知道这几天,自己也是苦不堪言的,不敢再作停留,怕忍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你看起来很憔悴,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用你管。没事……”
“你觉得,有必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折磨对方吗?”
“会么?你没看见我过得很好吗?”
“可是,小可告诉我,你老是哭,不是吗?要我相信你没事也行,你现在望着我,告诉我你一点也不在意我,那么我就放你走!”


木头紧紧的抱着小宛,怎么也不让小宛挣脱离去。小宛狠狠地锤打着木头,哭喊着,心里道不出的悲伤全都化作眼泪。木头见状,突然地惊诧,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因为陪了朋友一晚,小宛就会变成这样。也许小宛还有些木头不知道的事情,木头只记得,小宛曾经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要扔下小宛一个,绝不能扔下小宛一个人。只是小宛没有说,为什么……
 
“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对女友这么好,真的没有。那天晚上,他们都说好,不能和女朋友去。而我差点就和他们吵起架来,他们说我没必要对你这么好,说你不值得。”木头的一席话,本来是想解释为何会冷落小宛,却让小宛突然的心寒。木头感觉到怀里的小宛不断的发抖,更加无助起来。小宛止住了泪水,口气变得冷漠的,原来小可提醒自己的是要询问原因,原来指的是木头说的这些话。这些就是幸福背后的真相,原来一直以来错的不是木头,而是小宛。

“或者他们说的都是对的。我一直就是负担,从来没有为你付出什么,对不对?”
“我太自以为是了,对吗?你们都开始声讨我了,对不对呢?所以的人和事,对我来说,都是不配的”

 小宛任凭木头气急败坏地解释,一步一步地后退着,背靠着墙,才勉强支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小宛紧紧地咬住下唇,始终不让眼泪落下。木头欲靠前,小宛便后退,害怕木头的温柔会让自己变得脆弱。

“也许我们分手,你才能过得更好。”小宛说完最后一次话,头也不回地跑上楼去。过了好久,才听到楼下的发动机声响,木头心灰意冷地离去,小宛的泪水夺眶而出。
 
小可说,木头早就有提起关于他那一群朋友对小宛的反对,只是一直不敢告诉小宛,怕伤害她。小可还说,也许只要木头足够信任你,其他的阻挠因素都会被化解。小宛说,到底自己做错了什么?小可说,你不能总这么冲动,你在伤害木头的同时,也狠狠地伤害自己。那天晚上,木头真的和自己的朋友吵架,双方闹得很僵,甚至说,为了小宛宁愿失去朋友。小可说,如果小宛这个时候退出,不是让木头更加难过吗?
 
小宛在日记里写道“我说我想逃。在现实面前,人竟然会变得无能为力。可是,为何我拼命地赶,仍无法与你在同一水平线上走相同频率的步伐?”早就知道,人在现实面前,会屈服,会无力挣扎。

木头到家的时候,给小宛发了信息,说自己坚信,不会辜负小宛的真心,只是一个人的努力实在无力抵挡。小宛回复,从现在开始同心,花虽好但有时枯,月虽圆但有时缺,一心为君牵。算是平息了这场风波。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