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连载:城市快餐】/ 第五章/中  

2009-11-27 11:34:56|  分类: 宛若流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小宛问过木头,是不是对每个女生都这么好?木头说,什么样的方式才算好呢?小宛说,例如接送吧,不过我天生的没有安全感。木头说,别想太多了。小宛觉得自己对木头的了解太少,仅仅局限于与木头相处时,木头对自己的好。逢小宛家教的晚上,木头都会陪小宛一起去吃晚餐,然后送小宛去家教,下课的时候,木头又会等候着送小宛回家。小宛前所未有地被温暖包围着,晕了头,只觉得自己在一个深渊里不停地下滑。
 
木头一直未挑明和小宛之间的关系,却从不减少对小宛的关心。直到有一天晚上,小宛问起木头以前的事。木头很简单的说,以前有过女朋友,自己很少理她,一直冷落她,直到后来发现究竟是谁一直对自己默默的付出,想挽救感情时,已经太晚了。木头告诉小宛,不要再提起过去。小宛却觉得,木头在逃避些什么?心里很不是滋味。更让小宛纳闷的是,刚刚还聊得好好的,却因为提起木头过去的女友,木头开始变得郁郁不欢,最后两个人各自拿着话筒沉默不语,最后只好挂了电话。第一次有僵局出现在小宛和木头之间,让小宛坐立不安,整个晚上都无法入睡,似乎自己太看重木头的反应,似乎是自己问错了什么,或者是做错了什么。
 
小宛很想向木头坦白过去的一年里,发生在自己周围的一些事。只是每次提起的时候,木头总会告诉她,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想,只要好好把握现在的和将来的,就够了。小宛心虚,不知道坦白后的结果会是怎样,木头会不会因此而鄙视自己。小可大骂小宛是疯子,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什么过去不过去,又没有欺骗人,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怕什么见不得人。小宛说,我在意,我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只是没敢告诉小可,自己在意的是木头。小宛开始对木头冷嘲热讽的,说些不知所云的话,千方百计地向木头强调自己不是好孩子,强调自己其实很不负责地对待感情。待小宛一投脑地说完后,木头只答了一句,从现在开始做好,能不能?小宛觉得自己在木头面前,一天比一天的自卑,无缘由的自卑。
 
小宛不肯承认自己爱木头,即使从不反对木头称自己为“老婆”。小宛开始整晚整晚的失眠,木头在临睡前总会给小宛电话,细声温柔地告诉她,乖,得睡觉了,小宛总是口头上答应,然后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在人脆弱的时候,过去的一些事情就会像影子般如影随行。小宛想起了嘉。那个曾经对自己呵护有加的男人,其实在玩一脚踏几船的游戏。小宛想起嘉在广州的时候,常常和自己心灵相通,会同时发内容相同的短信给对方。只是一直到现在也未能明白,为何游戏也能如此真实,为何游戏也能如此的默契,人只是被命运操纵的棋子么?小宛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从木头身上找回遗失已久的爱情的感觉,还是真的在木头身上找到爱情?也无法解释,在意木头的同时,为什么仍会记得嘉对自己的伤害?
 
小宛仍保留着当时与嘉的聊天记录,翻阅的时候,就会告诫自己不要再相信所谓的爱情。木头许诺会尽量对小宛好,会让小宛走出嘉的阴影,小宛却怀疑,自己是否只是木头一时的错觉。小宛反复地逼问自己,究竟心里缺少的是什么?究竟自己爱的是嘉,还是木头?小可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知道已经阻止不了小宛。小可说,小宛你缺少的是勇气,缺少的是对木头的信任,究竟爱的是谁重要吗?重要的是你和谁相处的时候舒服,谁对你是真的好……
 
(四)
木头已经成为小宛生活中的一部分,不可置疑的。上班了,就和木头QQ,下班了,就和木头发短信,总之一天的二十四小时,没有一秒是缺少木头的。小宛没有告诉木头,自己的犹豫,怕因此而让木头灰心。
 
小宛告诉小可,自己要戒烟,自己不再泡吧,自己要洗心革面。小可说,原因呢?小宛说,没有原因的啦。小可不冷不热地说了句,还不是因为木头,只是有必要吗?小宛说,第一次有人让自己如此地下定决心,木头做到了。小宛担心的只是自己不够好,会浪费了木头的感情,于是逼着自己去改正所谓的错误。小可说,小宛你有一天会后悔的,你把自己给弄丢了,你还谈什么恋爱?小宛说,不介意,只要木头在,就一切都好。小可说,我不反对你了,真的。小可说,其实自己知道小宛每次提前从酒吧出来,都是木头送她回家的。小可说,或者小宛不知道,木头很多次回到家,都有发信息给小可,告诉小可要坚强,告诉小可不要放纵自己,感情的伤害虽然深,却总有一天会抚平。木头还告诉小可,知道小宛其实是个倔强的孩子,表面上装得无所谓的样子。
 
小可说,这样的人我哪里能反对,不过你应该做回你自己,谈恋爱不是说改变什么去迎合对方,而是两个人的互相信任和理解。说这些话的时候,小宛和木头就坐在小可对面,小可很镇定地,对于小宛的隐瞒丝毫不生气。小宛却内疚得流泪,木头第一次看到小宛哭,惊惶失措地询问。小可说,她就是这样的不可理喻。“真的,我真的很怕失去你”,小宛靠在木头怀里的时候,听到他低声说出的话,手在木头的掌心里被握得很紧很紧。
 
小宛去参加朋友的聚会,木头没有陪同前去,因为奎在场。奎在聚会前曾经打电话给小宛,说聚会那天会有重要的事情宣布,小宛笑得气喘说,那关我什么事?木头越没有过问小宛,为何自己不能陪同前去,小宛越觉得不安。聚会如常进行,所有人都玩得很疯。奎总是跟在小宛左右,朋友们都以为他们两个真的谈起恋爱了,小宛越是解释,众人越起哄。奎说,自己想宣布的事,正是想让小宛当自己的女朋友。看着奎兴味盎然的样子,小宛没有说明自己和木头的关系。小可说,安啦,知道你这个人心软,反正这里面没有木头认识的人,你过几天再和奎说明一下就好。只是那天晚上,奎送了很多小玩意给小宛,甚至拉着小宛的手在KTV的各个楼层里跑来跑去,任谁也阻止不了。木头打了几次电话给小宛,报告自己的行踪,剪头发,去朋友家修电脑,然后即将回家的时候还询问是否得去接小宛回家。小宛推搪天冷,要木头自己先回家。小宛问小可,这样算不算欺骗,算不算呢?小可说,你自己觉得有错,就是欺骗,要是觉得心安理得,那就不存在欺骗了。
 
隔天,木头接小宛下班的时候,奎发来短信息,询问小宛在做什么?小宛直接回复,我和我老公仔在一起,并且刻意拿给木头看,兴师动众的样子惹得木头发笑。小宛心里缓了口气,现在木头比身边的任何人都要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