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曾经的主题 (六)  

2008-06-06 19:15:30|  分类: 春 复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撕裂
 
幽蓝的天空,雪白的云,就在头顶。
却是不可触及的距离。
黑色的乌鸦离我们很近。
盛开的向阳花在墓碑中沉寂。
你问受伤的我有多痛?
我告诉你,我不痛苦。
而你凝眸我的眼神,却为何仍是黯然的忧郁?
难道是因为这里将有一个墓碑。
写着我们的名字,纪念夭折的青春。
你慌乱,因为恐惧。
我镇定,因为平静。
窗外的向阳花正在盛开。
而这阴暗的小屋里,壁虎却也抑郁的死去。
我蒙住你的眼睛,你恐惧的颤抖。
你的烟斗在我的手中,被我的仇恨点燃
黑烟袅袅。
纠缠你的,究竟是怎样的梦魇?
我分明的看见,那将你死死的缠绕。
我不知道。我看不见你说的梦魇。
我的眼睛。只看见单一的深邃。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
将要杀死你的,不过是你内心的恐惧。
而它于我,却如烟斗于你。
一如平静的享受。
只是因为,你不曾习惯,而那已然成为我的习惯。
 


 
来吧,宝贝。
我想要,你想要。
要绑住你,要绑住我。却只绑住了自己。
让我们闭上嘴巴来一场冷战。
在沉默中漫漫感觉窒息。
在窒息的最后一刻。
用我们最尖锐的牙齿。
揭开彼此身上最深的疤痕。
然后在仔细的为对方缝合。
等待下一次冷战开始。
我们周身伤痕,绷带就是我们的花衣裳。
每天早上我们梳妆打扮,穿衣需要很长时间。
我们目光空洞。
因为我们没有认真看这个世界。
我们磨尖牙齿。
只为了彼此咬撕得遍体鳞伤。
只有这样.我们才有花衣裳。
 
 
上路
 
封上无字的日记,就无人知道它的空白。
缝上裙摆,会否也能掩饰青春的虚度。
你就在楼梯的拐角,与我不过一步之遥。
有人开启了门。
光,就在不远的地方。
可我,却也像是被什么缠绕。
我不知道。
那门边的人是来将我们嘲笑?还是在呼唤我们奔逃?
人类的历史,是一条血腥又残酷的路。
昨天、今天、明天。
我厌恶这条路。
但也许最终,我也只有怀着痛苦,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我看到了什么?
我无法用迷茫的心去断定。
我蒙住一只眼睛,测试我的视力。
究竟是我的视觉扭曲了?还是我看到的世界扭曲了?
我于你的面前,抛开了秘密的遮掩。
你的秘密,却何以不让我看见?
他们怀着希冀,离开这里。
为什么?
那门外的光明,却吞噬了那些生命。
有些路。
只是让我们,不断失去记忆。
带着伤痛,回到原点。
不知道是希望吞噬了我还是生活根本就没给过我希望。
从前的我不好。
但我现在只希望一个人走。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