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和青春分手,和青春说再见  

2008-02-16 12:30:11|  分类: 春 复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琦姐说,恋爱和婚姻并非结局,只是另一条路的起点。我说,结婚和组建家庭,不是看感情的深浅,也不是看经济的基础,而是一个女人愿意不愿意。这些都是题外话。在抱抱的博客上看他今天凌晨写的日志,听Kiss In The Rain,就如自己昨日所说的,伤感并没有向我袭来。在广州,我不是汕头的“小宛”,也不是他们的“乐姐”,我是“Elapse”,一个工作繁忙的QA。
 
和鱼弟在QQ里闲扯。他说抱抱在珠海的那群同学朋友,不似汕头的那么称兄道弟。要知道,感情是要靠积累的。没有时间的沉淀,哪来稳固的感情?我说,人应该为自己找一个支撑点,不要执着于人为无法掌控的事情,这样活着的人生才会有飞跃。
 
每个人都无法从容面对自己的孤独和落寞。想起抱抱说过这样的话,“家祥考上华农的那年,学校开学得很迟,他就一个人开着摩托车逛汕头的夜晚”。那时候,我脑海里浮现的是一个身影,单一的,悠长的。其实,这一切不尽然是悲伤。不敢妄言说享受寂静,但至少应该学会在寂静中泰然处之。这时候又想起情人节那晚,琦姐对我说的一句话。“要看透,猜透一个人并不难,只是当你投放了感情,你看重结果和付出,理智的分析便失效了,以至于迷茫”。
 
每个人都喜欢把悲伤无限扩大。例如:小YAN姐,抱抱等人。我告诉身边的每个人,人总是要长大。只有承认这个事实,才能坦然的面对得失。三年前琦姐说因工作调动需要上广州的时候,我立即就哭了。琦姐是我心里的一根柱子,我知道它不会倒下,而我也就不会倒下。当我离开汕头的时候,我告诉目,两年后我就回来。转眼两年过去了,目告诉我,姐你两年后就回来吧。他们说,就算是我没有工作,身无分文,我跟着他们也不会挨饿。这样的话让我心里很暖和,在每一次受挫的时候,我知道我还有很多很多的朋友。
 
身边的这些朋友很悲伤的时候,我只能倾听他们的痛诉。这些都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只有经历这些失意,不满,憎恨的历程以后,他们才会懂得这些不过是人生的里程碑,标记着成长。我问鱼弟,抱抱只不过是回学校读书,他何必如此伤感?百思不得其解。或者每个人看重的人和事都不同。相对而言,他们都只是孩子。只是这些孩子,渐渐也值得我依靠和信赖。
 
情人节的晚上,和琦姐去了Zine吧。22岁那年,我们在汕头三中的天下茶坊。而今,柠檬水换成冰锐汽酒,还是一样玩扑克牌,偶尔抽根烟。琦姐感慨说一切都没有变。我说变了。变与不变,都是相对而言。22岁的时候,希望自由,希望有钱。现在,28岁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我说,那么我的下个目标,就是让自己更有钱。琦姐说,你曾经与世无争的时候,是你对感情寄予无限想像和希望的时候。琦姐还说,你曾经为一个人放弃一切重新开始的时候,是你的最后一搏。我说,没有他们,没有今天的轻松和自在。
 
终于知道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我说,要做一个有所担当的人。有些人,可以给我刹那间的安全感。我记不清楚,很多次在LA喝醉,目都是守在一旁,甚至会给我一个耳光,问我疯完了没?我亲爱的朋友们,在我前面走着,步伐缓慢。我说,能够跟着别人走的日子很舒适。三十晚上,也是在LA,抱抱拉着我的手连拖带拉的把我领进去。我和琦姐说,我的朋友们都能够让我有安全感,但都不是爱情。可见并非爱情才能够给人安全感。
 
好吧,28岁,和青春分手,和青春说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