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成长中,有许多与爱情无关 (上篇)  

2007-10-19 13:37:20|  分类: 冬 沉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 
我们风雨同路十八年。 
我是小宛,她是小可。我们一起走年少无知的岁月,我们一同经历情感的迷茫和懵懂。 
2007年10月19日。 
小可说,其实我们的成长,有很多是不涉及爱情的,只是我们平时都忘了。 
小宛说,我们只看到社会的复杂和人心的险恶。当缺口被自己的想像无限扩大时,我们总是忽略,曾经我们也由衷的笑过。 
于是,记一篇可留待日后回味的文字。
 

关于第一次…… 

· 逃 

逃避,即在自己与他人之间保持感情的距离,更准确的说,他们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做出决定,不以任何方式在感情上与他人发生关联,无论是爱情,争斗,合作,还是竞争。 

小可和小宛最擅长的是什么?我们在遇到困难受阻受挫时,总是迥避事件,以为不闻不问,事情就会自己解决自己。我们学会让爱与恨在时间中沉寂,我们学会让得与失在时间中淡然。 

1997年中考。 

我们是市重点学校的初三学生。备考期间,有堆积如山的课业和复习资料,有家长语重心长的念叨,有关于未来前途的心理压力。读书读得好不好,不仅仅是成绩在同龄人位列前茅的问题,还是儿女能否让家长在其他家长面前脸上有光的问题,更是未来人生道路平不平坦的问题。十六岁的我们不得不顶着周遭给予的压力,思考这些不成概念的问题。 

家长用他们的心态来思考我们的处境,他们说,读书是最幸福的。是的,读书对于三四十岁的人来说,的确比工作赚钱,养家,培养儿女要幸福得多。可是对于十六七岁的我们来说,社会给读书造成的压力,是一种煎熬。 

小可和小宛只有一个希望,希望明天就中考。结束中考,恶梦也可以暂时结束。 

离中考还有一个星期,有个念头终于被酝酿成计划,然后实施。那是我们第一次出逃。 

我们忐忑不安的捧着复习资料从学校溜了出来。那天返校领模拟试卷,老师让学生留在课室复习,遇到不懂的问题可以提问。我们痛恨这种冲刺,平时不积累,考前能问多少?问后又能记住多少? 

小可的座位在我后面,我扭过头和小可使了眼色,她点点头。我借口要上洗手间,跑了出来。出了课室就直奔教学楼下的停车场。有许多单车整齐的排列着。看车的老头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空无一人的操场上,只有我慌张的找自己的单车,然后推着单车冲出校门。过了不久,小可也出校门了。我们跨上单车,拼命的往前骑去,害怕让老师逮个正着。 

我们没有目的地,我们只是害怕让熟人看到我们逃课。最后,我们决定不能在路上乱逛,必须找个地方坐下来。我们把车停靠在路边,因为我们必须清算身上所有的财产。我和小可手脚哆嗦的从兜里掏出钱,数了两遍后,才确认我们的钱足够去雪糕屋里吃一杯双球的雪糕。那是我们一直想要去的雪糕屋。雪糕屋里的待应有统一的服装,雪糕屋里有五颜色六色的桌子和椅子。到了雪糕屋,我们还要绕个圈把单车停到小巷子里头去。生怕被熟人认出我们的单车。进去雪糕屋,我们在最角落的位置上坐下来,才松了一口气。小可说,这位置能够看到外面进来的人,而外面的人看不到我们。当时幼稚得很可笑。当时,家长要上班,老师和同学在学校,还有什么人会特意来雪糕屋看我们有没有逃课呢? 

我们各自要了一杯雪糕,还交代对方,别吃得太快,否则等会在雪糕屋里干坐着,会被人赶走的。只记得当时很紧张,甚至比中考填志愿时还要紧张。我们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我们总会不约而同的往外张望。雪糕吃完了,可是离正常放学还有一个多钟头的时间。我们不能回家,我们也不能回学校。我们又把兜里的钱掏出来放在桌子上,数了数。我想,当时的待应一定很纳闷。我们穿着市重点学校的校服,各自捧着一堆试卷,却在上课时间跑来雪糕屋,像做贼一样的心虚,然后还把几块钱重复数了几遍。 

后来,我们买了两盒冰红茶。来到海滨长廊。我们推着车走在长廊上,尽量避免往人群杂多的地方去。记得那天,吹着清爽的海风,阳光在海面上闪下金光。读书的压力,逃课的紧张突然就消失了。我们开始对着一望无际的海岸线,谈各自的理想,谈各自的人生。那天,我们说的,我们要当一辈子的好朋友。 

好不容易到放学时间,我们匆匆忙忙的回家。到家后,也不敢和家长多说几句话。一头钻进房间去做领回来的试卷。那几天,我们还一直商议,如果被发现了,我们要怎么回答。我们说好了,就说我们是去书店找复习资料。甚至,我们还去过书店,看看那些复习资料的位置和名字。直到中考结束,学校没有追问这一次的事件,家长也没有发现这一次的事件,我们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出逃的经历,在强烈的内疚感之中完成。只是为何,现在可以心安理得的逃避困难和问题? 

· 好奇与反叛 

在心理学的定义中:好奇心是“冷静的头脑(philosophic brain)对一种不一致或者是自身知识差距”的反应;叛逆心理指人们为了维护自尊,而对对方的要求采取相反的态度和言行的一种心理状态。 

十九岁的我们,对世界充满了求知欲。求知,不仅仅是书本上的知识,还包括人情世故,包括在社会上不成文的游戏规则。 

中考结束后。小宛去了广州读女校,小可考取了司法学校,她必须在汕头读两年后再转回广州总校。我们跨出了人生的第一步,考取的学校是我们人生规划中的小小里程碑。我们约好了,每个星期都要通信,逢寒暑假都要见面。我们更期待着,两年后我们一起在广州读书,还像从前一样的形影不离。 

记得中考前的那一次逃课。小宛和小可所描绘的生活。“我们要把家长给的生活费存起来,我们每餐都吃方便面,这样一个学期下来,我们就有一笔钱。我们是小富婆了。”那时的我们很单纯,我们只想存钱,我们没有设想要把钱用在哪里。后来,我们谁也没有存下钱。试过有一次学期末,我把自己回家的车费借给了一个同学,自己没钱买车票。我焦急的写信给小可,小可立即答应帮我想办法。四天后,我收到小可的信。这封信大大小小的套了四五个信封,拆到最后,信纸里还夹着一包面巾纸,再拆开纸巾,里面是三百块人民币。小可说,害怕把钱夹在信封里会被人拿走,只好前前后后包了几层,才敢寄出来。小可说,要不你怎么回家?我哭笑不得。九年后的今天,我们回想起来,还是会笑弯了腰。 

有一年放假回家。我们聊起了自己所接触到的世界。小宛:广州的男女学生都很开放。女校里的师姐照样会和外校的男生谈恋爱。小可:学校的同学都把自己打扮得很时尚,他们甚至会在晚上相约去泡吧。回想起当时成长的环境,家长是绝不允许我们在求学时期谈恋爱的,也不允许我们沾染社会上的那些不良恶习。所以,酒吧对于我们来说,充满了神秘和诱惑。我们决定了,要找一天晚上去泡吧。 

当时家里管得很严,我们很少单独外面,除非向家长报告和谁出去,去哪里,几点会回家。我们压根就不知道,汕头哪里会有酒吧。隔了几天,爸爸载我去买肯德基,我在肯德基旁边的大厦上看到了横副广告“九龙会 — 夜总,酒吧”。我立即向小可报告。我们互通了几天的电话,才把泡吧的日期定下来。那是一个很折腾的过程。我们没有多余的零用钱,必须攒半个月。我们在这半个月内都不出门,到时向家长提出要出去逛逛街,才会顺利批准。 

那天晚上要出门前,我告诉家里人,我和小可要去逛书店,顺便买下学期要用的学习用品。然后去了小可家楼下等她。见到小可的时候,我说,超紧张,怎么办?小可说,镇定点,别人不知道我们是第一次去的,到时人家做什么,我们照跟。我们上了的士,说去九龙会。在车上,小可说,你怎么穿得像初中生一样呢?当时爸爸不准我露肩的衣服,我把一件小背心穿在里面,外面套多了一件T恤,打算到了酒吧再脱下。到了那幢大厦的楼下,我们却不知道九龙会究竟在大厦的几楼。我们在大堂里转了几个圈,经由保安指点,才知道必须在侧门的电梯直上四楼,才可以直达九龙会。我们到达九龙会的时候,八点钟都不到,一看酒吧里只有酒保、待应和零星的几个客人,我们才意识到夜生活,其实是在下半夜才开始的。我们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有人过来询问我们要喝什么酒。一看MENU后,我们傻眼了。那些酒的名字是我们听也没有听过的,而且价格都不菲。还是小可机灵,小可说我们看看先吧,打发了待应。我们四下张望,发现其他人喝都是啤酒,却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啤酒。我们商量后,决定不能喝酒,免得回家让家长闻到酒味。我们要了两杯宾治,因为宾治是用酒和果汁调成的,这样不会太丢脸。我们总不能在酒吧里喝橙汁吧。那天晚上,我们坐在九龙会里,浑身不自在。酒吧里播放的音乐,我们不知道它在唱些什么。旁边有些客人喝酒,划拳,吵得很大声。酒吧里的待应和酒保总是盯着全场的客人看。十点钟的时候,我们便回家了。在车上,我们互相闻对方的身上是不是有酒味或者烟味。小可塞给我一些笔和本子,说,拿着,回家了省得两手空空。 

第二天,我们在通电话时说道。酒吧究竟有什么好玩的,吵死人不说,又闷又无聊。我们倒不如在外面找个地方喝汽水,或者去海滨长廊吹吹风。酒吧,不过是去浪费钱和时间的地方。 

第一次去泡吧,我们是因为好奇心作怪,非得去酒吧一探究竟。家长把那地方形容得很杂很乱,可是我们却闷了一个晚上。现在的酒吧仍然很吵,酒的价钱仍然很贵,可是我们却去得很频繁。我们学会了在酒吧里玩甩子,学会了碰杯后一饮而尽,学会了对着不相识的人虚伪的笑。小可一度被我称为“骰神”,她有过整晚不输的记录,挑战她的人都是落荒而逃。而我从一杯啤酒下肚就不省人事,到现在用没兑过的芝华士和别人拼酒量。 

以前步出酒吧充满了厌恶感。现在步出酒吧还是充满了厌恶感。那么,究竟是世界变了,还是我们变了?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