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沉思空泛,激情沉淀,缠绵不断  

2007-09-29 21:56:52|  分类: 叁季 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泰戈尔新月集 - 仙人世界
 
如果人们知道了我的国王的宫殿在哪里,它就会消失在空气中的。 
墙壁是白色的银,屋顶时耀眼的黄金。 
皇后住在七个庭院的宫苑里;她戴的一串珠宝,值得整整七个王国的全部财富。 
不过,让我悄悄地告诉你,妈妈,我的国王的宫殿究竟在哪里。 
它就在我们阳台的角上,在那栽着杜尔西花的花盆放着的地方。 
 
公主躺在远远的隔着七个不可逾越的重洋的那一岸沉睡着。 
除了我自己,世界上便没有人能够找到她。 
她臂上有镯子,她耳上挂着珍珠;她的头发拖到地板上。 
当我用我的魔杖点触她的时候,她就会醒过来,而当她微笑时,珠玉将会从她唇边落下来。 
不过,让我在你的耳朵边悄悄地告诉你,妈妈;她就住在我们阳台的角上,在那栽着杜尔西花的花盆放着的地方。 
 
当你要到河里洗澡的时候,你走上屋顶的那座阳台来罢。 
我就坐在墙的阴影所****的角落里。 
我只让小猫儿跟我在一起,因为它知道那故事里的理发匠住的地方。 
不过,让我在你的耳朵边悄悄地告诉你,那故事里的理发匠到底住在哪里。 
他住的地方,就在阳台的角上,在那栽着杜尔西花的花盆放着的地方。
 
我迷恋上歌特,迷恋上死腔、黑腔、声乐女腔及男女吟唱交叠。在阴冷,狂野的音乐中,有某些物质不断的被撕裂,然后再拼凑。仿佛胸前被刺上满幅的刺青,当阴柔动人的曲调与重金属极重的节奏、黑死唱腔交错进行的时候,它们开始跳跃。
 
疼痛。
 
我不是个敢于面对现实的人,我抛弃不了过去,我也掌握不了未来。
 
我知道,我沉溺在黑暗中,太久太久了。沉迷。恍惚置身于悬空的网中,情欲爱恨纠结而成的网。它们紧紧的裹着我,它们连接我的心脏,挣扎都可以让我揪心的痛。我重复着一个字,痛。
 
他们一度消失过,感觉自若。可是他们是不灭的梦庵,时间到了,他们就会重返。我的命运之灯究竟在谁的手里?如果是你,请你将它狠狠的掐灭。
 
国庆节到了。我要回家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仅有3/2月的时间在那个城市。如果可以,我宁愿每天往返,把更多的时候耗费在路途上。掌心的生命线越来越淡了,生命有脆弱的时候,为何宿命的轮子丝毫不停歇?
 
渐渐枯萎......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