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死穴  

2007-09-26 14:11:16|  分类: 叁季 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坦荡荡的坐在他的面前,直视他的眼睛。我知道,大概我们之间谁也不欠谁了。
 
他说像中秋节这样一个节目,他应该陪我过。他说他过来广州看我好吗,三秒钟给我回答。他说他的确对许多人撒谎,但他今晚不会食言。他说世界上还是我比较了解他,但他却不了解他自己。他说他从深圳到广州花了三个小时的车程来陪我两个钟头,我会感动吗?
 
他仍是一贯的让人始料不及,霸道。
 
九点四十五分,他说他在前往广州的高速公路上,我还笑着打哈哈。我说来吧来吧,我等你。十一点五十一分,他说他在小区会所前面等我,我五分钟内必须到达,我还闹哄着。我说是啊是啊,我现在就去。十一点五十八分,他说你出门了没有,你现在怎么这样拖拉,我才意识到,他真的到了广州。我在他的车前经过,驾驶座上的那个男人,我以为不是他。九个月的时间,他变了。我找不到一个恰当的词来形容变化。十二点零三分,我坐在他的车上。他说他赶在十二点前到达广州,可是我却没能在十二点前见他。
 
如果他的这番心意这番行动发生在四年前,或者我无须遭遇太多的人和事。这些,不过是男人的手段。我只不过是尊重来回三个小时的车程,尊重来回三百公里的路程,我没有盛载满满的期待。
 
一百七十分钟。说很多无关紧要的话,提起从前却又不提前我们的从前。去了中大北门的珠江边,看一群学生的自弹自唱,看二沙岛上整排的路灯。他带我去他以前在中大读书租过的房子,买过东西的士多,逛过的小巷,勾起我刻意遗忘的记忆。我总是说,这些细节,这些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了。说出口的那一瞬间,我可以很自在的面对他。
 
三点零七分,在家。电话,他说你先睡吧,我说到了给我信息。四点四十三分,“到了,晚安”。八点四十五分,“昨晚谢谢了”。
 
一整天风平浪静。唯独记得昨晚那皎洁的月光。找不到合理的答案来解释发生在中秋节晚上的事情。它平淡得似乎从未发生,它又激烈得似乎只在梦境中发生。
 
中秋节,是团圆的节日。他是我的死穴,既可恨又可笑的死穴。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