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曾经的主题 (一)  

2007-08-31 19:50:58|  分类: 叁季 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至理名言 

坚强是什么? 
坚强就是在失恋失措失意的时候不流泪。但是,坚强不是一副面具,没必要当成幌子,徒增内心的痛苦。 

恋爱 ≠ 婚姻 
恋爱的时候,喝白开水都会觉得是甜的。把巧合当成缘份。而婚姻就像做生意,可以嫁给钱,汽车,房子,社会地位,但就是不能嫁给爱情。等不起,输不起,如残喘一般。 

关于爱情 
我们没能如此幸运,或者你最难以释怀的是他,但他心里难以释怀的对象不是你。我们总在与不知其名的对手竞争,他却仍是我们寄情的对象,这种有始无终,永远不得其解的爱情,无非就是她欠了他的,他又欠了你的,然后你再欠了另一个他的。 

寂寞 
其实我不是缺爱,我只是缺少被关注。我常常在漆黑的夜里,数着自己的手指头,冰凉冰凉的,继续严重性失眠。 


有时候爱情徒有虚名 

柏拉图?还是佛洛伊德? 
那些我们以为永远不会忘记的事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里被我们忘记了。I don't know what to say, just like I'll be back, and I'am back. 

Life Is Here. 
总是以为只要到一个新的地方就什么都可以从头再来,这是对自己半途而废的借口吗?It seems there, but it's not. Wrong time? Or wrong person 


一场厮杀,血腥杀戳 

摇栧,做最后的挣扎。 
曾经有人说过,除去年少轻狂萌发的冲动,就只剩从相遇到相互倾听,从了解到信任,从依赖到拥有。而今,我深信不疑,只是偶遇,又如何?缺乏适当的时机,一切便枉然…… 


无法挽回 

就像童话中两个贪心的人挖地下的财宝, 
结果挖出了一个人的骸骨, 
虽然迅速埋上了, 
甚至在上面种了树, 
栽了花, 
但两个人心理都清楚地知道底下埋的是什么。 
看见树, 
看见花, 
想的却是地下的那具骸骨。 


有时候爱情徒有虚名 

所谓理解,通常不过是误解的总和。 
或许由此之故,从这些文字开始,我便在自己同他人之间划了一条肉眼看不见的分界线。 
对任何人都保持一定的距离, 
在既不接近亦不原理的过程中观察对手的动向; 
众口一词的事自己也不囫囵吞枣。 
我对于世界毫无保留的激情, 
仅仅倾注在空乏而虚无的幻想之上, 
这样——也许在所难免——我成了一个孤独的人。 


也许零乱,生活却总是断层… 

那些逝去的岁月,痛并快乐着的日子,在逝去的一瞬间,所有的感觉都在消失,所有的回忆开始泛滥。我们一直是在离别中,和爱,和伤害,甚至和时光。 
爱情,是柏拉图?还是佛洛伊德?是遵循感情还是保持理智? 


活在童话故事和卡通动漫的日子里 

哆啦A梦的任意门 
如果可以,请为我指明通往幸福的方向。我会在每一个清晨,每一个黄昏,不曾停歇的朝着它奔去。我是如此的信奉自然和平淡,因为 我也知道,你就在面前不远处的地方,等着我。 

哆啦A梦的百宝袋 
我曾经以为,“泰戈尔说,对于你,我犹如黑夜的花朵,我能给你的只是掩藏在夜色里的安宁和不眠的静谧。”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爱情。现在我才知道,世界还有另外一种关爱和呵护,谢谢你对我的有求必应。 

支离的阳光,破碎的回忆,也许与生活无关,与具体事件无关。 
我是如此的期待,我是如此的盼望。让我如火的情感在你的世界里游走,穿梭,放纵,然后又慢慢收敛。当我把脸轻轻的靠在你的胸膛上,眼泪就开始踮着脚尖跳舞,在这些丝滑的音乐旋律中,不停的转啊,转啊。沉浸在“踏实,安逸”的神圣里,安静如幽幽森林里微风的呼吸, 清澈如缓缓溪水中蓝天的倒影。 于是,关于不可定数的漂泊或幻灭,关于逝去的忧伤,关于唯美的颓废,甚至关于人性本身的感伤,都已经被软化。 


写给自己——趁着寂寞蔓延之前断了思念 

悲情是因为每个人都有伤心过往。坚持是因为伤心所以更爱。 
听见寂寞恬静的声音,看见孤独透明的颜色。我对于世界毫无保留的激情,仅仅倾注在空乏而虚无的幻想之上。抗争的对象变成情感与理智的抵触,两败俱伤。假装坚强,假装自得其乐。其实,伪装很辛苦。 

信任就要相信全部,若有怀疑,就一切都不要相信。 
人都是俗人,喜欢在短暂的时间中享受天堂与地狱的感觉。有些感觉,甚至是瞬间稍纵即逝的,仍然不亦乐乎,深陷其中。防线在深情款款的凝视中崩溃了,筑起的心的城堡在微笑中开启了大门,把一切都敞开着诉说。唯一能够抵御的,仅仅是理智。那么,理智在哪里呢? 

现实与梦境,不断分裂,撕割着我,令我支离破碎。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看似不留痕迹,却已穿透了我的身躯。甚至,在我炽热的胸腔里种下冰凉,一眼的苍茫。有时候,我已经战胜了寂寞。但有时候,我宁愿选择孤独。 


清冷萧瑟,愉悦欢欣都是最爱。 

思念弥漫着,和空气融为一体,继而散去 … 
邂逅和沦丧,是透明的空气,是浩荡时空中的幻想。觉得,就像一朵永远也无法绽放的花,苍白得让人发麻。无所谓白昼和黑夜,指间栖息过一个感悟的梦想,一成不变的思念,沉淀,回忆,而后休眠。 
我知道,心底的某些东西,死了。 
我总是希望某一天醒来,我的灵魂能够跳跃出自己的躯体,让我不受束缚的观看这个世界。可是,我又畏惧不适应这种神游的状态,在期待回归的时候,躯体不再接受灵魂的停驻。生活中,时刻充满着矛盾。 
我的最爱,不是飞渡千山的爱情,而是释放。在一个能够面对自我的空间,即使没有嚎哭,也能流泪的地方。 


黯色中翩然远逝的独舞,直指灵魂中最纤弱的神经。 

忧伤是一种懦弱,即使这种懦弱出于善解人意或者说成人之美。 
不能否认这种懦弱不是勇敢,即使这是一种绝望的勇敢。 
生命需要感性的美丽,更需要理性的完整。 
回顾往生。 
我从来没做过自己的救世主,我也不是别人的救命稻草。 
为了告别的聚会——天下甚至没有筵席。 
剩下的日子,我需要超越。 
超越忧伤。涅磐重生。 

无论如何,这是个事实。 
一些你曾不屑于细看的人留下的痕迹却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更清晰。 
就象一个阴谋。潜伏在你潜意识的最深处 。 
然而10年20年后,却反复出现在梦境里,出现在那些纷乱紧张却温暖安全的梦境里。 
让你醒来后惊讶,到底是哪些人在和你玩真的? 
这,有时有趣,有时滑稽。 


繁华背后的无边寂寞,炫丽背后的无端忧愁,那是永远无法更改的。 

恍惚间世界的尽头出现了一抹纯白色的迷雾,渗透出缕缕感伤,悠缓。 
又如冬日暖阳般亲昵足以对抗刺骨寒风的愉悦感。 
就像想象中一切喧嚣远离,天地于雪后变得简单、纯净。 
这时,那凉凉的、淡淡的忧伤像风轻轻的吹过,像雪花缓缓的飘落,像那只鸟在天空中静静的飞。 

我是如此的期待,我是如此的盼望。 
让我如火的情感在你的世界里游走,穿梭,放纵,然后又慢慢收敛。 
当我把脸轻轻的靠在你的胸膛上,眼泪就开始踮着脚尖跳舞,在这些丝滑的音乐旋律中,不停的转啊,转啊。 
沉浸在“踏实,安逸”的神圣里,安静如幽幽森林里微风的呼吸, 清澈如缓缓溪水中蓝天的倒影。 
于是,关于不可定数的漂泊或幻灭,关于逝去的忧伤,关于唯美的颓废,甚至关于人性本身的感伤,都已经被软化。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