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2007-08-29 13:37:34|  分类: 人云亦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给我一个叫苏的女子。她告诉我,那是以我为原型。 
我给她一个叫淼的女子。没有原型。那只是一个关于破碎,关于回忆,和没有过程的故事。 
恋夏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只是一个缝补的手工者。 
希望你会喜欢。苏。 

淼觉得遗失了什么。在她拿沙发当床踩,然后踩空了的时候。她从对面的镜子上看到自己并不惊恐的神色。她看到自己一脸的坏笑。她是无所畏惧的。这样记忆就可以停止在热爱之中。 
她的强烈似乎与她叫淼没有相关。尽管人们总说柔情似水,佳期如梦。淼啊,你怎么就总学不来温柔,总是像一只困住的野兽。没人能容的了你,即便是世界最好耐心的人,也会给你磨光所有的韧性。 

似乎,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耳边说过。淼,我爱你,如火如荼。在耳边咆哮着对她的热爱。 
震得耳膜就快要粉碎掉。这是一种痉挛吗? 
在后来的后来她一直一个人躲在K房里吼歌。来来去去的不外乎是那么几首,却吼的声撕力竭的。 
吼到包厢都在震动的时候。她想,估计是那震动太厉害了,才会把流离的眼泪震落下来,跌至粉碎。 

她一直想把流出去的水分弥补回来。因为她叫淼,淼不能缺失水,那会让自己痛苦不迭。 
她在下雨的时分拿一个小小的瓶子。滴答滴答,声音悦耳。敲打瓶子的水并不多,她却自得其乐。 
只要,只要再下一场雨,她便可以把瓶子装满。水流动的声音,她听得见,哗啦啦哗啦啦的,痛快淋漓。 
只要,把瓶子装满,她便不会去钻那个小小的瓶子。只因为,她有如此一个敬若信仰的教条:做任何事情,都不要钻那只小小的瓶子。写作,爱一个人,看待自己,都是这样的。 
如此这般,她收集了很多大小不一的瓶子,均是透明。水会微微泛黄,那样多好,像极了放久的书的一角,像极了发黄的老照片。时间总有颜色和味道得以辩白。 

她想着,自己便要在这样的流水时光中老去了吧。因为她叫淼。她拥有流水的生活,和源源不绝的热情。 
即便,她困不住自己流弛的思绪和离经判道的过往。 

后来,留下来的是谁,她总想回忆过去却发觉自己的脑子不好使。她想,总有遗漏的部分,而自己却记不起来。记忆在此刻分奔离析。 
心境终究是两样了。她想,这就是失忆前的自己种下的苦果,而要失忆后的自己来吞噬。 
她依旧是风风火火的淼,她不能因为遗失的爱恨而丢失自己。她依旧在生活。 
只是片段,偶尔有片段跌落在身上,细细碎碎的令人发疼。她想,自己终究是有水的成分,才会那样不堪一击。用失去来搏击疼痛。而不是迎着上,那多少与自己有点出入。如果能够拥有决绝的美好,优雅的转身,说句我不爱你。那也畅快的紧。 
她却缺失了这样的一角。罪魁祸首是自己。 

她说,我时而欢喜,时而悲伤。我喜爱六月却痛恨七月。我用食物把肚子涨的满满,却只吸一根烟。 
有一句话一直在耳边说。淼,你怎么活得如此破碎?她想,一定是有着这样的疼痛的,只是她把它暂时存放在身体里某个部位。 

直至有一天晚上。她做了个梦,有个男人在她面前笑了。他站在她的面前,把手上的刀子送进她的身体。 
她被击倒了。在临闭上眼之前,看到那个男人扭过头来笑了,释怀的笑了。 
她不清楚这样的梦代表什么。她告戒自己这只是个梦,后来,她又提醒自己这不是一个梦一般简单。 

在雨里烧烤的滋味她试过。那是水与火的交融。雨水淋湿了她一身,然而火种还在。炽热与潮湿在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她想起了,终是有一个这样的男人。 
有着好看的笑容,好看的眼睛,好看的手,好闻的烟味。在一大堆欢笑的人群中走过来,向她借火,并且说,我叫炎。三个火的炎。 

故事似乎有着很好的开头。和他的过程却并没有被记住,以及写下来的必要。 
大部分的爱无疾而终。 
她终于学会了安静听歌。 

后记:淼是三界圣水。我想我们都是遗世独立。所以没有倾听者。唯有水,才能幻化万千,纵流千里,也有流通心里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