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左颜  

2007-08-21 12:09:14|  分类: 夏至 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情本来就是一场游戏,一场只有输者,没有赢家的游戏。又是谁转身先爱上了别人?又是谁为了曾经的回忆陷入痛苦的边缘?道理谁都明白,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却又能改变什么?只能盲目的去爱,直到最后,才发觉道理自己都懂,可一旦陷入其中谁还记得那些教训。每个人都会痛,即使麻木了自己的心。可还能回到从前吗? 
只能勇敢的走下去,爱下去,直到找到自己的终点。或许就在不远处,或许……就没有所谓的终点…… 


左说过,名字并不重要。说这话的时候,左在网络中泡得正欢。那些年,不断出现又消失的ID有许多个。左明知道网络不过就是你哄哄我开心,我骗骗你高兴的地儿,聊起话来仍是不亦乐乎。左曾提起过一些经历,关于网络中那些陌生人的经历。左说,有些人需要倾诉,她不在乎你是谁,她就一古脑的把自己的悲伤,自己的快乐敲打成文字。左说,这些人享受的是将经历敲打成文字的过程,她们在堆砌回忆,她们在将文字发送出去后,已经释怀了过往。左还说,偶尔有一些人把故事讲述得真切,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疼痛。这个时候,左总会不厌其烦的安慰她,告诉她一些不是道理却被大家共同认可的事情。如果还不能安抚对方的情绪,左会问她们,是否出来吹吹风? 

颜,曾经在另一个博客中看过关于左的事情。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博客的主人在某天深夜骤觉悲伤,于是告诉了网友。左也是她的网友,左也询问她是否出来吹吹风?博客的主人将左的这种关爱描述成为一种共鸣,说同样寂寞的人,才明白无中生有的悲伤。 

后来,颜和左开始交往。 

颜也常泡在网络上,但她的网友都是一些熟络却无暇见面的朋友。颜常去看别人的博客,再把别人的故事写成小说。颜的朋友曾经劝她,干脆转行成为一个写手。颜说,把兴趣当成赚钱换得温饱的工具,感觉就像被强奸。自己强奸自己,是多么荒唐的一件事。网络上盛传一句话,“结婚不同真心相爱的必然结果,而是在适当的时机遇上适合的人,所以适时的结合了”。颜说,这种观点仅适合于两个陌生人的相识和结交。颜和左怎样认识,又怎样成为朋友,颜忘记了,左也没提起过。有些事情,确实发生过,但却总被人遗忘。 

下雨天,颜加班。颜在短信里说,阴雨天会影响情绪。左说,我在外头和朋友吃饭。颜说,那我不打扰你。左说,下雨,自己回家小心点。颜收到短信后,把自己写了一半的文章删掉。她完全没法继续营造出文章情节应有的气氛。颜觉得,左至少应该回复一句,是否出来吹吹风?颜回家的时候,搭了朋友的顺风车。她和左说,Shine开车送我回家,你继续玩吧。左回复了一个字,哦。 

左觉得自己身为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气概。整天守着女友,就等于失去男人应有的身份。左当然没有把这些告诉颜,并且也没有说当有其他男人送颜回家的时候,他心里有点难受。左觉得,两个人交往的时候应该耍耍情调,但也应该有各自的空间。颜没有干涉过左,包括左忙得一整天没有来电的时候,颜也无所谓。颜从不怀疑左是个会出轨的男人,因为颜向左说过,如果厌倦了,就说出来,好聚好散。左在异性朋友面前,总表现得很绅士,但他知道,这些客套的问候和关系不过就是嘴皮功夫,他知道什么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左没说过颜对自己来说,是重要的。但颜真正需要照顾和帮助的时候,左总在身边。 

价值观的不同,使人们总对生活中发生的一些事情冠上理所当然的缘由,因此忽略这些事情背后的人们付出的努力。颜觉得左是个情场上的高手,他懂得在什么时候对什么女人说什么样的话。他能把身边所有人都哄得很服贴。既然如此,颜觉得没有必要和左耗时间,因为自己不是个游戏高手。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颜没有和左见面。最后,左再也没有给颜电话。像他们开始的时候那样,朋友们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就分手了。 

左照样泡网络,和不同的网友聊天,扮演倾诉和倾听的角色。颜也照样看不同网友的博客,写不同的故事。偶尔,颜会在别人的博客中看别人提起左。几乎所有人都说,左是个体贴的好男人。颜的朋友说颜的文字越来越矫情,而颜给人的感觉越来越飘乎不定。下雨天的时候,颜仍旧会心情沉郁。颜不知道和左的那一段感情,算不算受伤。但她很想知道,左会不会受伤。 

那天晚上,颜加班,左也在网络上。左给颜发了个笑脸,颜只说下雨了,做完手头工作要赶快回家。左回复,等我送你回家吧。颜突然觉得很不舒服,因为左的这句话。她不愿意自己也成为左情场上的攀爬的小山丘,颜也不愿意和左之间成为他和那些网友们一般的关系。颜回复,我下了,回家。颜步出公司大门的时候,手机响起,是左的。左的车就在大门口,他问颜是否需要过去接她,因为她经常不带伞。颜说不用,她淋着雨,跑到车前,开了门坐在左的副驾驭座上。左说,饿不?去吃点东西?颜说,累了,只想回家休息。颜在下车前和左说了,ByeBye。左,哦的应该了一声。颜在拿钥匙开门前,突然想起了什么。左应该是特意从家里出来送自己回家的。颜不知道,左问网友是否出来吹吹风的时候,到底会不会真的从家里出来接她们出去吹风。颜只记得,左在那些网友的博客里回复过这样的一段话:爱情本来就是一场游戏,一场只有输者,没有赢家的游戏。又是谁转身先爱上了别人?又是谁为了曾经的回忆陷入痛苦的边缘?道理谁都明白,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却又能改变什么?只能盲目的去爱,直到最后,才发觉道理自己都懂,可一旦陷入其中谁还记得那些教训。每个人都会痛,即使麻木了自己的心。可还能回到从前吗?只能勇敢的走下去,爱下去,直到找到自己的终点。或许就在不远处,或许……就没有所谓的终点…… 
 
这句话,是左写给别人的。颜觉得,这句话更适合自己。左没说自己有没有受伤,颜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受伤。他们只能如左所说的,一直走下去,直至……
 
左颜,没有所谓的终点。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