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Letter - To 恋夏 ...  

2007-08-17 18:20:55|  分类: MyMind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喜欢恋夏这个名字,由此,我想我也会喜欢叫恋夏的女孩子。恋夏不应该是某个人赐予的名字,要知道衬得上恋夏这名字的女孩,应该常常活在梦境里,因为她把春夏秋冬四季摒尽剩夏。
相对的,我喜欢夏至。在那炽热的一天,阳光猛烈得让人产生错别,就像在恒温的室内,一切不相产的事物都成为泡沫,渐渐消失。夏至,爱在升华,恨也升华,相互抵消之后,一切都那么的温和柔软。
看了恋夏的文字,却感受不到夏的暖潮。或者与写文章的人有关。我没敢猜,我不断的看一篇篇的文字,只求在某一篇恰当的文字后面写下我的评论。有些人的目的,就是这么简单。我想,没有人有权利去评论另一个人的文字,即使是单纯的“喜欢”,那也只能是自己的喜欢。说到这里有点乱,可能空泛的思絮又开始四处窜。它们总是偷偷的溜出去,我没有拦,因为知道拦不住,也因为知道它们总会回来。
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无解。并非世人愚昧。没有人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也没有人遮蔽我们远眺的视线,可是我们就是无法跨越过去。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在夜晚失眠的时候,喝淡淡的绿茶。直到喝得胃开始搐痛。在泡茶之前,我总是怨恨这个杯子,为什么总是空的,为什么总是得等我去冲水才能盛满它。因此,我还摔烂过几个。它们在地上堆成白的瓷碎,我也不去收拾。直到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泡茶,发现杯子里有白天喝剩的汽水。我突然就懂了,原来空着的茶怀,当我想往里面盛什么的时候,才能更如我所愿。
今天说得有点多,我不晓得恋夏会不会喜欢我的回复。老长老长,却枯燥无味的文字。或者,恋夏看了,恋夏可以懂得一些些。好吗? 


爸爸说,夏末了,季令已经立秋了。恋夏,你知道吗?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想到你了,所以我过来看看。
我在的这个城市,昼夜已经有温差了。这几天晚上泡茶总是凉得特别快,我把杯子搁一晚上,第二早上总能见到软塌塌的茶叶,颜色很丑。恋夏,你说,能用来形容我们自己吗?或者,能用来形容感情吗?谁也不知道,开始和结束是不是同样的真挚,同样的诚实。
恋夏,我看着你的文字,头开始痛起来,胸闷,我觉得我喘不过气来了。昨晚下班淋雨回家的。感冒了。我们说回你的文字。恋夏拿着的是最细的绣花针,是吧?恋夏总是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故事绣出来,恋夏没有打过稿,是吧?恋夏完成作品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的心上面也有细细的针孔,是吧?恋夏,我有点生气。是什么让你非得把自己心上的小孔留着,然后你一次又一次的临摹这些小孔。恋夏,你有点残忍,你知道吗?
恋夏,你说你自己的心温和吗?你想像它是温和的,是吧?我的心,不是温和的。恋夏,我们暂时用温情来描述它,好吗?如果心能够感觉到温情,那么这颗心所赠予旁人的,也会是温情。刚刚爸爸来电话了,我突然想哭。有点累了,生活和防备把自己裹得有点累。我不是想找一个地方,我是想找一个人。我可以在他面前哭,他可以不说话,可是我要看到他坚定的眼神。哭完后,他会给我杯水,陪我去吃东西,然后我能够层层笼罩着我的安全感。因为我们执意找这么一个人,我们过于专注,到后来,我们忘记了寻找这样一个人的初衷。恋夏,我们是要找这样一个人,让自己更安全,让自己更幸福。可是,如果在寻找过程中,我们更不安全,我们更不幸福,我们就不应该再找了。
恋夏,你不够自私,你知道吗?我现在多想举起尺子,然后打你的手掌心……
我的额头滚烫滚烫的。恋夏,我给你留一个问题。你会选择成为一只生活在蜗牛群中的蝴蝶还是选择成为一个生活在蝴蝶群中的蜗牛呢?待你回答我了,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今天的网络有点卡,我有点恼火。恋夏,你知道不,任何一件事情对我来说,都有其存在的必然性和可能性,所以我必须找许许多多证明它的论据。有时候沉迷深了,我会以为自己想像里的东西,就是那曾经发生过的事实。我乱了,世界乱了。还好,文字没有乱。
恋夏,我和你说说昨天晚上的梦吧。我喝了药,捂了一身汗。我睡着了,我看到一个人,他把刀子送进我的身体。接着,我倒了下去。在我闭上眼睛的前一秒,我居然看到他在笑,他放心的,释怀的笑了,他得意的笑了。我突然就醒过来,我对着空气说,你终于在我面前笑了。他是失去音讯的一个人。可是在昨晚的梦里,我如愿以偿了,我再次见到他的笑容。
说回昨天留下的选择题。我们先取个名字,它。它不知道它属于哪一类,它在蜗牛群里活过,也在蝴蝶群里活过。它每天从蜗牛壳里爬出来的时候,蝴蝶们都嘲笑它。说它是个没有翅膀,不够艳丽的家伙。它总是不屈不挠的,接近蝴蝶们。它认为,在那个环境里,感受那样的气氛,久了,它也会有翅膀,也足够艳丽。它是个老实的家伙。蜗牛们的眼中只有蜗牛,它们不喜欢它,怪罪它虚荣,说它不守本份。而它只是向蜗牛们描述蝴蝶们的多姿多彩。后来,它当然没有长出翅膀,但它有像蝴蝶那样的心,向往自由的心。它离开了蜗牛,也离开了蝴蝶。外面的世界很大,能容千奇百怪。人们接受了它,接受了只有蜗牛外表,却有蝴蝶般梦想的它。
恋夏,这个看似离题万里的故事,你明白它的意思吗?我想告诉恋夏,每件事情都不仅仅有进退两个方向的,你可以选择跨过它们。就像恋夏说的他,恋夏一直记着你们在一起时的细节,你用这些细节温暖自己的心。但是恋夏你忘记了,你每每暖一下,就凉得比之前的快。要知道,这些细节与现在的恋夏无关,这些细节已经永远成为过往。恋夏,抛弃那件外套吧。因为它套在某个人的身上,已经沾染过多的尘埃,它不是你原来的那件外套。乖,我们抛弃它,然后重新找一个人,再度身定制一件,这样你会发现,它和他是多么的合衬,他们和恋夏也会很合衬。
恋夏,你不能期待,有那么一个人出现。他牵起你的手,然后轻轻的说,来,抬高你的腿,然后用力的拉你一把,你才跨过去。你应该自己跨。情感上可以依赖一个人,但是梦想和自我不能依赖于人。你不能靠着过往来织梦,久了,你会发现梦境和现实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久了,你便回不了现实。再久了,即使你是在织梦,你也会哄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久而久之,恋夏,你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