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2007-08-13 17:33:15|  分类: 夏至 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从来不写温暖的文字,即使写的时候是个睛天。她的那些尖锐的言辞,常常把自己的心扎得疼痛,扎出许多细细的孔。她用自己的方式,把生活中的疼痛累积,然后延续下去。
 
有个男人曾经说,女人都是一个样,就是敏感神经质。他说,只要男人一个举动和平常不太一样女人就会乱想了。她认同这个观点。她觉得那是骨子底的不信任感和缺乏安全感在作祟。
 
她一直怀疑自己得病了,一种不知名的病,这种病吞噬着她的神经。可是她什么也不缺,生活得也很正常。有病和没病的猜疑,总是被她建立了论断后,又用不同的论据推翻。她把自己折腾久了,也就习惯了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
 
她虽然不写温暖的文字,却喜欢五颜六色,质地柔软的东西。她有许多不同尺寸的毛巾,布料和被单。她家里没有多余的家具,客厅里只有一张沙发,地面上乱七八糟的摆放着杂志。她常常在夜晚的时候,包裹着毛巾和被单,斜躺在沙发上。她不喜欢自己的床,那张有点空的床。入夜,她为自己冲茶,用透明的玻璃杯子。滚烫滚烫的开水倒入杯子的时候,冒着腾腾的热气,杯子的壁上有些小汽泡。她总是捧着杯子看,直到汽泡完全消失。她放下杯子的时候,手指都会红肿。于是,她会点烟,用红肿起来的手指衔着烟。她可以把烟灰弹在家里的任一角落,却从不碰到那些柔软的物件。她总是看着自己红肿的手指头,忘情的笑。她说可以看到横张的血管正在嗤嗤的响。熬夜和浓茶让她的胃越来越脆弱,她常常抽搐的痛。可是她说,只有把自己的身体掏空了,才能完全感觉到裹在身上那一层层的柔软。
 
她说最讨厌自己的头发,因为它们从来就不顺贴。所以,她从不抚摸自己的头发。她说,她一定要留长它们,等它们足够长的时候,她才可以把它们踩在脚下,为自己的厅添置一席地毯。
 
她的故事和别人的故事一样的千篇一律。可是她也有她的不同。别人在途中,或只注重目的地,或者只注重过程。而她,只关注途中的风景,很专注凝神的看,看得忘记自己身在途中,看得忘记自己的目的地。
 
她的名字不应该叫苏,她应该叫飘。她说,幸亏自己是个人。如果是棵植物,可能她就早死了。因为,她无根。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