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仅仅是路过吗?  

2007-07-31 12:01:01|  分类: 夏至 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无法向旁人说明,为何如此讨厌七月。甚至,“七”在我的眼里是个不吉祥的数字。我曾经向旁人阐述,七月有我今生跨不过去的坎。那是个无形的坎,我以为前进的步伐已经跨越过了它,可以把它抛离在身后。然适逢七月,它便出现。我对它感到愕然,束手无策。
 
与其说是生命中的坎,不如说是心魔。
 
临早收到父亲的短信,说今天是母亲的忌日。我突然就后悔,昨晚在泳池边上的那一摔,只把我摔得头晕脑涨,却未成让我失忆,或者成为笨蛋。我不是不想面对这个已经持续了十年的事实,只是这个事实对我造成的影响,远比一个亲人的离去,远比一段感情的逝去,要严重得多。可是,我仍旧无法形容。或者,这些影响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天知道我有多懦弱,天知道我有多强烈的罪恶感和逃避心理。
 
我把QQ签名更改为“忌日。十年了,一切都那么的尖锐突兀,又那么的理所当然。有多少泪水洒在回忆里,又有多少泪水成为了回忆?”。而后隐身。目说,这样的签名看了叫人伤心,还问我不是一切都好起来了吗?我又再次自圆其说,我企图向旁人强调自己内心平静,不起一丝波澜。鬼才知道我的这种心态是怎么养成的。我想用面具去说服旁人,再从旁人的言语中来说服自己。还有人问我为何隐身。我说了实话,因为我不想让太多人看到我的签名档,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不开心。在我看来,一旦我不开心,便是强敌入侵的最好时机,我会失去判断和理智。可是,到底周围有没有敌人,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和父亲说,“居然就十年了。人能有多少个十年呢?爸爸啊,我就只有爸爸了。”父亲回复的短信中说我欠脑。说我应该让妈妈在天安息,欣慰。活着的人,为了保留心中的那份爱,必须努力了再努力,让离去的人得以安息。这是对的。我没有反驳。可这本来应该一种观念,一种激励,却演变成为自我强迫和负担。父亲还说,我比别人强多了,而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我想说,能不能得到幸福,与强不强没有关系。而一个比别人强的人,也不一定就能比别人幸福。我哭了,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怪异。我觉得自己的这些思想,让天底下关爱我的人都失望了。于是,我现在也对自己失望了。
 
我是个倔强的孩子?是吗?是的。当别人有事了就往家里躲,需要什么了就往家里索取的时候。我拼命的让自己能够独自拥有一切。多么光辉的形象啊,我是个自食其力的好孩子。可是不管我有多么强悍,我仍然是个孩子。我羡慕他们在情感上放肆的掠夺,因为对象是他们值得依赖,也愿意让他们依赖的亲人。可是我,我必须咬着牙,我不能让父亲承受得太多,十年前,最痛是他,十年后,最幸福的不见得是他。
 
我爱我的母亲,同样爱我的父亲。
 
前几天,我询问过人。某一天,我会幸福吗?我所指的幸福,是我的情感能够找到栖息之地吗?他的反应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强人所难的愚者,他说我太强调自己所谓的幸福。有些人,没有经历过,他永远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正在长大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快点长大,长大了就可以分担一些痛苦,消除一些痛苦。真的嗖一声长大了,我却发现自己错过正在长大的那些如花般娇嫩的季节。我只能一次又一次把自己脑海里那些粉红色的梦想压下去,狠狠的压下去。
 
十年,是这么来的,又是这么去的。还有接下来的多少个十年,仍是这么来的,又仍是这么去的。
 
抹不去的痕迹,在岁月中一直游荡,候机窜出来。
 
我想我需要很多时间来平复自己的情绪。
 
再见了七月。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