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他她,她他(二/完)  

2007-06-07 17:47:48|  分类: 夏至 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来,她的公司去竞投他公司的一个项目。因为地点就在她家的那个城市,她成为前往的代表。在他的办公室,她见到了他。她第一次做商务代表,难免有点紧张。她甚至不会说话,她只是把方案和竞价书放在他桌上,然后开始等待。他忘了有公务在身。他认出是那个一身蓝的女子。他们两个坐着对望了很久,最后,他翻了翻方案,直接签上名字,告诉她,“我们决定和你们公司进行合作”。她吓坏了,一个劲的发抖。因为他甚至没有仔细地看过她的方案,她也没有进行任何讲解。因为她也认出他是电视上经常出现的那个企业家,年轻的王老五,但是他没有人们所说的沉稳。他把合同递给她,然后开始打电话。他说合同已经签好了,必须请她吃一餐饭,以表庆祝。她向先公司的人报这个喜讯。公司那头炸开了,刚开始人们都以为此行泡汤,因为他向来对公务的要求很苟刻。然后,她又打电话回家,说今晚没法回家吃饭了。他暗喜,原来她的家也在这个城市。 

他们在订好的餐厅里吃饭。停车的时候,他为她开门,发现她凉鞋上露出的脚甲也是蓝色的。他突然有种冲动想亲吻她的额头,然后亲吻她的手指和脚趾。吃饭的时候,他们交谈得不多。他们没有相互打听对方的事情,只是淡淡然的聊了这个城市的变化,聊这个城市和她工作的那个城市的区别。他说,签合的项目会由另一个部门的同事去负责跟进。她也说,这个项目由她来签约但不由她来实施。他忘了问她的名字,也没有留下她的电话号码。而她,说自己的家就在这里附近,没有让他送她。她的家的确就是餐厅旁边的小道上。 

餐厅的位置,就是当年街角公园的位置。公园被拆了,取替它的是这间高消费的餐厅。 

她走后,她的身影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的生意越做越大,他出现在电视上的频率更加密集。节目采访他的时候,曾经问及他对婚姻的看法。他总是在那个时候特别想念她,甚至想借电视节目向她表白。但是,他怕她不接受,更怕因此毁了自己的前程。她看到电视节目上有他时,特别想致电为他道贺,懊悔自己没有留下联系的电话号码。后来,她想,还是算了,人家是有名的企业家,而她只是一个打工的女职员。 

再后来,她干脆辞掉工作,回到他的城市。她总是希望在茫茫人海中能够遇到他,有千万份之一的机会,她都想去爱他。她总觉得,他是那样的熟悉,他是那样的吸引着她。而他,把公司的总部迁到了她原先工作的那个城市。他也留守在那。他天天在大厦的楼下等,他希望下次遇到她的时候就紧紧抱着她,然后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 

若干年后。她没有遇到他,他也没有等到她。他未娶,她未嫁。他始终没有放下姿态,借助外界媒体的影响力去寻找她。他认为自己是个公众人物,必须注意影响。而她也没有主动去联系他,她觉得他身边一定不缺女人,何必多一个她。 

他们死后,被安放在同一个公墓里。巧的是,她就在他的隔壁。墓碑上贴着她年轻时候的照片,一身蓝色的裙子,头发在风中轻轻飞扬。路过的人们总不约而同的说,他照片上的他和她照片上的她看起来很般配。 

他和她,一生中错过了许多表白的机会。他和她,直到死也没认出对方就是当年的小男孩和小女孩。她不知道,他曾经在雨中等过她。他也不知道,她辞掉工作回家是为了找他。死了,他们的距离也是如此的近。近得伸手可触。 

只是,他和她之间的距离,已经无法计量。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