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纯粹记载  

2007-06-04 17:49:23|  分类: 夏至 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搬家的时候,总是犹豫是否要将所有的东西都封箱一并带走。因为某一些物件上沾染回忆,它们有某个人的痕迹。人就是这样,对实际中未曾发生的事情抱有侥幸的幻想。我也是。怕扔了,想怀念的时候没有参照物,怕日后无一物而证明自己的恋旧。Toby不加思索的把所有东西都打包,她说用久了,有感情,舍不得扔。即使闲置着不用,也行。最后,我把旧居中每一件属于我的东西都带走了。在为箱子封上胶纸的时候,我在想,如果记忆也能锁在一个盒子里,既不用扔掉,也不怕日后无处可寻,那多好。 

Toby说,把家搬了过去,就是在豪宅堆中的富人中做穷人。她把“有一元的车就不搭两元的车”嚷得特大声。搬家公司的叔叔说他们每搬一次家,只能得到八块钱的报酬。我看着他们把三十几袋大大小小的家私和行李搬下楼去,他们给我上了一堂实境课,让我明白什么叫做“汗如雨下”。我说得买几瓶水给他们。Toby说买水不如给他们钱。于是,我把二十块钱塞给领头的那个人,故意说得很大声,叔叔我就不给你们买水了,这里二十块钱,你们四个人去分吧。后头搬东西的三个男人,忽然也热情起来,纷纷询问我们,还有什么东西要带走的。 

我站在旧居的厅中央抽烟。有种悲壮的心情,这儿也有我的回忆,回忆中也有十分快乐的片段。几位叔叔进行背走冰箱的时候,我顺手把烟递给他们。Toby问我盛烟灰的盒子要不要也拿走,我说不用了,过了新家我就戒烟。Toby给我一白眼,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因为我曾经为很多个人戒烟,然后又因为他们抽更多的烟。 

时间撒开步伐跑,跑得很快,我在后头赶。几天前,还因为找不到搬迁的住所在家里无助的哭。几天前,还因为房价普遍上升在各个中介徒劳无功的磨价钱。可是现在,我坐在车上,前往我的新家。家里有我最喜欢的厨房厕所布局,有我最喜欢的洗澡间,还有一大面镜子。前天晚上的时候,我还在K歌的包厢里和知名的,不知名的人玩大话骰。我记得上半场我赢得多,下半场我输入更多。我记得喝子很多百威。我记得初次见面的男人在我身旁暧昧的问我,你现在有几分醉了呢?我还记得,喝到胀得不行的时候,我去厕所抠喉。我还记得,Toby拉我离场的时候,我正往嘴里倒酒,旁边的男人说所剩不多就喝完它吧。我还记得,Toby掺着我,还没有坐上的士,我就在路边大口大口的吐,泪水一个劲的流,分不清是喝多了难受,还是心里难受。我更记得,Toby拉扯着把我带回家,她给我一条毛巾,然后又带我回到我的床上。我躺下床的时候,天地都在旋转,但是我却欣喜着,今晚,我终于能够入睡了。Toby在临睡前,又进我房间帮我收掉两个垃圾袋,满是酒水的垃圾袋。那天晚上,我喝了多少,就吐出来多少。 

醒来后,继续找房子,继续看房子,继续磨价格。在不同的房产中介中寻找目标。我突然就懂了。痛吧,也是你一个人的事。何苦为了没有结果的爱情而坚持呢?这个人,明明就知道关于你的一切,可是他不信任你,他也不给你机会,你何苦为了得到这样一个人的爱情,而让自己难过呢?我想起喝醉的那晚,我告诉他我恨他,我还告诉他酒是好东西。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得到一个不爱你的人的爱情。当你为此而伤心不已,甚至借酒消愁的时候,他可在嫌你缠人,甚至说你不够自爱。可是他不知道,你只是希望借助酒精让自己能够在连续几天失眠后睡一个好觉。 

新居的屋主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伯,很直爽的东北人。他同意我们开出的价格。老伯很诧异,他说八十年代的人居然有自己搞卫生和做饭的。刚签好合同的那天下午,我在新居洗空调挡板和防蚊纱窗的时候,老伯过来给我们送钥匙,他问我还有什么是我不会的。我说,换水龙头,刷刷墙,通下水道,我都会。老伯在临走时问我们,家里还需要配置什么东西?这话说得我心头一阵温暖,陌生人,买卖双方尚能如此通情达理,为何某些人却如此绝情? 

昨晚是入住的第一个晚上。Toby说,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说,如果把房顶穿上凌凌碎碎的小闪灯,会很像星空的。昨天晚上,我们把房间的地板拖了六七次,Toby坚持要用小抹布,一小块木板,一小块木板的擦。然后我们铺上不同颜色的Eva板,像托力所里婴儿学爬行的地方。但是,我的这个房间里没有落地窗,我没能透过薄纱窗帘看星星。不过,还好和我期待的不尽相同,因为现在不会有人陪我看星星。 

今天,我突然就想通了。十几天的不闻不问,他应该不会再回头了。我无谓在心中燃烧着希望。QQ中有某个好友说我一定受过亲情或者爱情的打击,说我心理上有点问题。我告诉他,我的悲伤是阶段性的,他说的有可能是对的,但是更大的原因了,我逃不过宿命的安排。前几天和我玩骰子的男人说,看不出来我是会炒菜做饭的女人。我去了他的空间,还是我当时设置的布局,我猜隐喻的内容他一定没仔细读,否则怎么会不明白我的心。签名档还是那天我一气之下写的那个。不像是刻意维持,倒像是被荒废的后花园。他换了歌曲。我查了歌名,然后再查了歌词,最后发现我太敏感,也太多心了。他若是有话对我说,定不会通过这样复杂的方式。我的心里挣扎了好几次。我告诉自己,忘记一切吧。 

夏天到了。我会为自己买冰淇淋,我还会继续写很多很多的文字。烈日会晒干我的泪水,温度会软化我的悲伤,过去的记忆会慢慢的被蒸发。亲爱的,我也希望我能够坚持爱你。亲爱的,我也希望我能够证明我爱你。可是,爱情无须如此折腾。我不能再如此自我惩罚,虽然一开始错在于我。亲爱的,夏天到了,故事结束了。亲爱的,你不再是我的亲爱的。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