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寂寥如夏  

2007-06-14 17:46:19|  分类: 夏至 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度令一切纷扰升华成雾气,在上空盘旋,直至散去。速度有点缓慢,但终会如初。 

K带我出去的时候,总会向朋友介绍我的名字。他一介绍我的名字,就免不了争执。K说,“这小才女叫YUE ”。我总想纠正,“应该叫LE”。K说,叫YUE挺好,适合女孩子。我自个儿猜,“YUE”于悦同音,悦人悦己,挺好的一个词。 

其实,我的名字叫“乐”,无所谓发音。 

六月。我喜欢六,喜欢任何与六有关的事物。 

这个月,K已经来广州两次了。 

上次,在L突然失踪的那几天,K说来广州接受培训,问我收不收留他。我问他,是不是跑路,是的话就找个地儿给他躲着。K在我的QQ好友里头,大概就像久置蒙灰那样的境况。05年我刚来广州的时候,K也来广州培训,某天晚上和一大群朋友喝个半醉,我躲在K怀里哭了老半天,K回去的时候,不忘告诉我,“生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L在失踪前信誓旦旦的说会和我一起过六一。熟络的朋友都知道我许久不过生日,我只过六一,当然,这些与童心未泯无关。K来广州后,我见他不像是落魄得跑路来广州的样子,笑言“特意上来帮我过六一啊?”K说,“我答应了女儿,六一回家陪她过”。所以,我的六一是提前庆祝的,和Toby、K、K的朋友们。 

几年前认识K的时候,K就快结婚了。当时K说,爱情永远是想象比现实的美。那时候我就觉得K比我想象的还要成熟。再后来,断断续续的从朋友得知关于K的消息。说K有个贤惠的妻,说K有个伊呀学语的女儿。K很少和我联系,我总是在QQ里看他上线、下线,却不互打招呼。以前,我喜欢问K,你爱你妻子吗?K答,他最爱的人是女儿。后来,我便不问了,因为K说过,女儿是他的一切。 

和K见面的机会极少。但每次见他的时候,都不感觉生疏。我无法描述一些东西,例如安心,例如依赖,例如淡如水却暗涌涟涟。六一的前一天晚上,K给我发短信,说要离开广州了。我回他说我感到难过。我没有说原因,因为涉及太多东西,生活上的,工作上的,情感上的。我只是想有个关爱自己的人一直在身边,无论那是不是爱。K说我是傻瓜,后面还加上一句“谁叫我疼你”。收到这个短信的时候,我仿佛看到天空划出一条裂缝,裂开的部分像湛蓝色的玻璃一样跌落在地,发出尖锐刺耳的声响。我突然就觉得自己的防备不似以往坚固了,我就快掩饰不住自己的悲伤和难过了,因为K所表达的关爱,我不得不面对自己的脆弱。其实我是很希望,有人把我视为最重要的一部分,不离不弃。 

K回家之后,我们便不再联系。直到他又在QQ里大嚷,他又要来广州。 

K带我去吃川菜。他说他偶尔喜欢那个味儿。我在餐桌上排了四碗白开水,把每块肉上的辣椒洗净后再吃到嘴里,仍把我辣得头皮发麻。K坐在对面吃得很过瘾的样子,可我觉得,他是看我这副吃相才觉得过瘾。吃完饭,K说去逛百货商场,我随他去了。我问他是否要为女儿买玩具,他说不需要,上次买太多,女儿交代这一回不用带礼物了。我差点想问他,莫不是为妻子买手信。K突然回过头,对着我说,看吧,你喜欢什么,我买给你。我刹时无语。本来我应该立即应下,然后三挑四挑的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是K说得太真诚,真诚像一把小锤子,把我的自尊敲出一道口子。K见我沉默,他又重复,看看什么是你需要的,我买给你吧。我说我什么也不需要,其实我什么都需要,需要的太多,是他所不能给予的。我故作轻松的拒绝了K的好意,我知道他没啥意思,就是想对我好一点,他大概觉得像我这样的人,年少的时候经历了一些不怎么平坦的事情,长大后又将自己的性格养得乖讹怪异,这样的人需要别人的关爱。是的,K一直希望我得过得快乐。我拽着K离开商场,我让他陪我去看电影。 

K不知道,其实我找不到一个愿意陪我一起去看电影的人。而且,有些人我不愿意和他们一起去看电影。看电影的时候,我笑得很欢快,K在一旁也跟着哈哈哈的笑。每当我看不懂戏里的情节,K总会适时的凑个头过来告诉我缘由。和K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压力。看完电影,K送我回家。夜晚,车开得很快,司机肆意啃着油门。K看着我进退两难的样子。他伸出手。我把自己的手迎上去,放在他的掌心。他握住了我的手。我站在他身边,很近很近。他一直走在我稍前端。路上没有路灯,汽车的车头灯直射过来的时候,我看到自己和K的影子。过完马路,我挣脱了K的手。K诤了诤。 

我知道,明天K回家去后,一切又会像未曾发生过。我发誓,我在叙述这些的时候,没带丝毫的非份之想,虽然我也很混乱。偶然拥有的关爱,会让我的孤独更加的明显。我必须分秒的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失态,千万不要坠下去。 

原来,没有人能够卸下我的面具。有些人,只能偶尔的用他们的真诚和关爱温暖我的心,提醒我仍然活着,提醒我希望还在。只是,在每一个日出日落的轮徊,我仍然得带着我的面具翩然起舞蹈,我舞得真切,心也痛得真切。 

最近特别喜爱夏天。喜欢高温,喜欢酷热,喜欢多变的天气,喜欢燥热和不安。所有人,看到的都是表象,谁也没有发现,其实夏天是寂寞的,因为夏天无法温和,无法顺从。而,寂寥如夏。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