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我能否到达彼时的前方?  

2007-05-21 17:26:33|  分类: MyMind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写字的时候,听范宗沛的《水色》专辑。失落像久违的朋友一样到访,它们毫无预示的到来,拥抱着我,感觉那么的熟悉,揪心似的熟悉。成长中的伤口并没有在岁月中痊愈,它们无声无息的溃烂。蔓延开来,像一朵古怪娇艳的花,透着邪气。它们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闯了出来,企图把现实和未来变成它们现在的模样。
 
剧本和主角更换了,情节和桥段没有变,结局千篇一律的枯燥无味,而萌生的感觉相似得如同孪生子。我告诉猫,低落占据了我,我想找个熟悉的人的说话,换回一点温暖。他答我深圳也下雨,幸好他把开从汕头开了过来。木头和我提及交情,我问他过几天来广州的时候,会不会抽空看看我。他的QQ头像显示仍在线,但他没有回复我。水色播到第四首《摆渡人之歌》,刺痛了某个伤口。我想起毛毛,无音讯的一个人。我想起毛毛曾经描绘过的关于我的未来,想像仍在,而创造者却恍如梦一场。我不是摆渡人,却在记忆里往返多次。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他们根本未曾真实的出现过,他们可能只是我小说里的某一个人物,我只是在写故事的时候过份的投入。可是,为何疼痛会如此清晰?午夜梦回时,我曾多次重温他们柔和湿暖的气息。可是,为何他们撤离我的世界时如此绝决,寻不回半丝踪迹?
 
我没有哭泣,我的眼眶没有湿润。泪水倒流着,浇灌那些在伤口上绽放的怪异的花。岁月碾平我狂妄的棱角,岁月拔去我敏感的刺,但岁月没有抚平我狰狞的伤。那是交错着杂乱的伤,在生命中扎根的伤。
 
女人的优秀与她是否得到爱情的机率无关。男人在自己的世界里把自己视为神。当他把女人引领进入自己的世界时,他需要绝对的肯定和服从,他需要的是别人也同样把他尊为神,无所不能,观点绝对正确的神。而优秀的女人大多数好强,她们有自己的个性和主张,她们会制止与她们的是非对错有所出入的行为,她们会试图扭转错误的思想。而男人不需要这些,男人只需要女人顺从他们的主张。
 
当女人越发明白“世事无常”,她会越想抓住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留得一时就一时,再奢望留住一世。而当男人越发明白“世事无常”,他对现在拥有的一切会抱以无所谓的心态。一时代表不了一世,展望得越远就拥有得越多。于是,女人比男人更懂得珍惜现有。女人用唯唯诺诺来表达她们的爱,而男人从不证明他们的爱。
 
我的神经质在茁壮成长。我扭伤了自己的小指头,无论摆任何姿势都感觉痛。我总是很粗暴的搓揉着痛处,痛的时候我会想用力的把它拧下来。那是我处理的方法。可是我却狠不下心斩断伤口根处的情,它们是如此绵长。我宁愿看着它们在我身躯里四处窜,宁愿它们在我的思想中腐烂。
 
我总觉得每一天我都在重复着失去,已知的,未知的。我总觉得旁边的人终有天会看透生活的真相,他们就不再重视爱,他们就不再重视我的爱,他们就会相继离去。我甚至觉得,我畏惧的不是他们的离去,而是爱的离开。
 
人来人往。谁深情款款的前来,谁又糟劣疾劲的离去。谁温柔细致的潜入,谁又悄然无息的淡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他不知道,我也曾为他痛彻心扉的哭。我用后来者的泪,浇灌前者的伤。于是变量衍生循环,变成无解的题目。谁在前方朝我微笑?我能否到达彼时的前方?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