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记得,曾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就好!  

2007-03-26 16:48:16|  分类: MyMind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26日,广州,阴霾的天。

我在潮湿的雾气里伸开双手,手心手背都是凉的。初春的清晨略带寒气,风在指缝间溜过,提醒我时间无情的流逝,提醒我寂寞汹涌的来袭。想和空气融为一体,想填补空隙和残缺。

世界还未苏醒过来。我在想,哪一天,我能够像猫一样踮着脚,在阳台边上跳跃着,阳光倾泄而下为我伴奏。我想,我那流畅的舞姿一定能够像手指在琴键上演奏一般的行云流水。

那个男人告诉我他失眠的时候,我的耳际响起命运交响曲。那也是失眠的预告曲子。每个音符腾跃着,起伏的是旋律,是命运。我曾经拿着镜子仔细端详过自己的脸,却找不到类似于泪痣的记号。压抑情感和克制情绪,没有丝毫的区别。流泪却不一定是因为悲伤。我在那个男人的空间里看过他写的一句话,他说感情不是指甲,掉了不能重生。所以我执意让他陪我去修甲,十个指面总被修得光滑。他应该不懂得,既然指甲需要定时修剪,感情也需要呵护。他仍是不懂得我的用意。十个甲面被打磨得发亮,亮得有点刺眼。前天,我还在他眼前晃动着我的手指,我想是不是光线刺伤了我们,就像热情过度燃烧焚烧了理智一般的。于是我开始撕指甲,撕不断的时候,我就用牙齿咬。早晨借着天际的光亮,我看到甲缝里暗红色的血痂,我猜,昨晚它们也应该是稚嫩的吧,因为它们涌出的时候,我的内心有一股暧流涌动。

可惜,即使我悲伤,但是我心里没有爱。并且,与这个男人无关。大概,我对任何人都不会有爱了。我总是重复强调,自己很自私。嘘,其实我连自己也不爱的,是真的。我总是认为,我对自己残忍了,我就不再畏惧现实对我残忍,我就不再害怕别人对我残忍了。

伪装的面具突然全部复活了。或者我只配把弄我的掩饰和谎言。

大概,大概也只能是如此。

午间骤雨,我在林立的大楼间望着天。突然想起昨夜失眠,想起晨间浓浓的雾。阴霾还没有散开,视线开始模糊。我摊开双手接了点雨水,却看见皮肉绽裂的指甲边。 我猜,他就在身边,他没有离开,他会把手指轻轻吮在嘴里,怪罪我太淘气。但是,温暖的呼吸没有传递过来。全身上下湿透了。

很多事情,需要时间,也需要速度。我仿佛能看到他视线里的一切,窗外的山和树不停的往后退。他在前进,而我却始终捉着过去。他累了,他闭上双眼,故事情节会像梦一样在他脑海里重播,越来越快,越来越朦胧不清,直至一切成为片段,直至一切成为记忆。

我怎么知道,未来的一切会不会也成为过去,成为记忆中无法释怀的一个死结。

请离去吧。

带着希望和梦想上路吧。

拥抱着一个影子,我在每个清晨遥望,记得,曾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就好!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