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她死了  

2007-12-17 13:17:01|  分类: 冬 沉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死了,就在自己的床上。她给活着的人们留了一封信。
 
“你们不必诸多猜测,这不是一起谋杀事件。你们,都看见了吗?我舒适的躺在床上,我的衣裳仍然整洁光鲜,只是我不会再次醒来,我的嘴角也不再有笑容。我想,现在离开,是恰如其分的离开。时间对我来说,没有诱惑了,我足够了。”
 
人们还是议论纷纷。虽然这对死去的人不敬,虽然她在信里交代得很清楚。人们说,她安静的脸庞上分明透露着哀伤。人们说,她死去的时候一定很痛苦,只是她刻意假装安然。人们还说,一个风华正茂的女人死去,背后的故事一定离不开一个男人。
 
她死去后,没有人为她伤心难过,也没有人为她哭泣。人们不知道她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亲人或者朋友。人们在为她收拾屋子的时候,在她的床底下找到一个箱子。箱子里有许多碎片,碎片拼凑不出原本纸张的样子。眼尖的人们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些都是钞票。人们说,她一定用几天几夜的时间,用剪刀把这些钞票一张一张的剪成碎片。箱子底下还有一张纸,大概是她顺手写下的随感。她说,“彼此再无情份。我们回不到过去了,于是眼下存在的一切也失去它们的意义。我必须剪断过去,剪碎属于你我的种种”。
 
她的故事和属于她的时间,在她死去后终止。如果说,活着的人们都在演绎一个剧情,那么她就是一个骤然掠过的镜头,没有述说的缘由,也没有延续的结局。
 
她的信里还有另一段话。
 
“这个社会有许多的圈子,人们总是从一个圈子中逃开然后挤进另一个圈子。可是我们怎么知道,下一个要跨进去的圈子是不是旋涡呢?看破的时候,眼里的尽是圈子,圈住的是心,禁锢的是灵魂。迁徙是一个过程,遗失的过程。趁着现在还能平复情绪,我就应该离开了。我走了,当然是心无遗憾的。只是难免牵挂,世界上的某个角落,是否会有人为我轻声叹息呢?”
 
是的,有没有人为你轻声叹息呢?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