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宛若流逝

浮生宛然,自在流转。曾经懒散,依旧懒散。

 
 
 

日志

 
 

要知道,光鲜的衣裳换不到爱情,幸福与一切浮华无关。  

2007-11-16 17:48:45|  分类: 冬 沉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迄今为止,Ann已经拒绝三个男人的求婚。Ann和他们相爱,偶有小吵小闹,感情倒也进展稳定,本应顺理成章的步入婚姻殿堂。可Ann都在他们想结婚的时候拒绝了他们,并且在隔天消失得无影无踪。众人猜测,或者是她有结婚恐惧症,或者就是她在玩弄感情。家人一致认为Ann是个被宠坏的孩子,性情乖戾任性,他们总是苦口婆心的劝说,Ann总是一本正经的答应,然后重蹈覆辙。
 
Ann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是她有绝症,也不是她有怪癖。这个秘密在别人眼中算不了什么,但对她来说,却是个致命的伤。这个秘密关于她的名字,她身份证上登记的名字。Ann有个哥哥,叫平平,据说他们兄妹俩的名字都是奶奶取的,而她的名字叫平妹。Ann一直很愤慨,为什么不叫平平安安呢?这是多完美的名字啊。Ann说她还没做好准备,没做好将自己的名字公布于众的准备。对Ann来说,在请贴中写着她的名字,“某某先生和平妹小姐”结为伉俪,是件羞辱的事情。
 
自从Ann懂事,她就给自己另起了个名字:安/Ann。家人也依了她,反正只是个称呼。就在她认为自己把名字遮掩得很好的时候,她洋洋得意的读书,工作,生活,直至被告知结婚证上必须登记身份证上的名字。完美主义如她,怎能允许让自己的生命历程中有一丁点的瑕疵。至于拒绝求婚后立即消失,Ann说,拒绝是令人痛苦的,如果自己还出现在他的生活里,等于宣判立即执行死刑变成死缓,没什么比重燃希望后再次失望更伤人。所以,她必须远离那三个男人,纵使他们都是一等一的好男人。而对Ann早有不满的那些女人,趁机散布关于Ann的谣言。Ann气得直拍桌子,那几个男的都未曾吐露过半句嫌弃的话,这些娘们就开始嚷嚷了。不过她也没办法为自己辩解,难道她能告诉大家,因为自己的名字难听所以不愿意结婚吗?
 
旁人对Ann的印象,近乎完美。她以优异的学习成绩毕业,找了份人人羡慕的设计师工作。Ann每天都和大企业的执行董事,或者和广告明星们打交道,她有条不紊的安排工作,让客户和下属都心生敬佩。一般聪明的,有学识的女人都长得不怎么好看,但Ann是个例外。当初她应聘这一职位的时候,她的上司还以为她来参加广告模特的面试,当即就叫她去拍一辑硬照。Ann从容的递上自己的学历证明和简历,答道,看来依我的条件,应付这份工作应该是绰绰有余。Ann的伶牙俐齿,再加上她的招牌式微笑,让她的工作开展起来事半功倍。同行业界的人都颇为赏识她。Ann深知,男人们喜欢她就如喜欢光鲜的衣裳。有个漂亮,聪明能干的女人,是男人夸耀的资本。这比吹嘘他们的身家更让他们觉得脸上有光。这样的男人,才不管你的理想,你的喜好,他只要求他的女人无可挑剔。一旦让这些男人觉得面子挂不住,他们会毫不客气的抛弃女人,反正他们有的是钱买光鲜的衣裳。Ann知道,自己的名字会让自己的男人成为众人取笑的对象。她不敢冒这样的险,也不愿意跳进这种男人编织出来的谎言。
 
Ann寻思如何更改自己身份证上的名字。虽然对形式主义十足的厌恶,但Ann没有反抗。她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既然这是社会上的通病,身边的人都是抱这样的思想,自己如何反抗呢?一群人当中,超过90%的人有病,那么他们反倒会认为剩下10%的人才是有病的,是与非的标准没有既定的界际,随时可以颠倒。适者生存,其实就是随波逐流的处世态度。
 
Ann决定去公安局的户籍科更改身份证上的名字。居委会给她开了张证明,证明在许多场合使用“安”的必要性。户籍科的一名男警为她办理这件事。他自我介绍说,我姓林,林木木。Ann听到这名字后,跑到厕所笑了半天。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和她一样怪异的名字。木木看到Ann身份证上的名字后,面无表情的交待她填写相关的表单,并告知一个星期后可以领取新的身份证。Ann诧异眼前的这名男子,并没有取笑她名字的意思。她在心里暗想,得了吧,在我面前装绅士,回头你肯定会笑弯了腰。
 
Ann终于了却了一桩心事。隔天她就接到木木的电话,约她见面。木木说,我担保你之前的那个名字会永远成为秘密,但为了答谢我,你必须请我吃饭。Ann答应了。那天晚上,他们在PUB里见了面。木木说,名字就这么重要吗,现在的女人怎么都变得如此虚荣和肤浅呢?Ann说,还不都是你们男人的错,你们的择偶标准促使女人变成这样的。木木说,爱一个人是爱她的品性,爱她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无关她的长相,更无关她的名字。Ann说,难道你就不介意你老婆有个俗透顶的名字吗?你就不介意你的同事和朋友们耻笑吗?木木说,我不和这样的人为伍,他们若是耻笑,也就失去了成为我朋友的资格。木木还说,看你也是受过教育的人,怎么思想受世俗的束缚呢?这样活着太不自在了。Ann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的确有点累,她说,想不到还有这样的正人君子活在世上,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那天晚上,Ann喝高了。她举着酒杯,开始胡乱说话,她说,像我这样喝酒,你们男人肯定又会认为我是哪个欢场里陪酒卖笑的女子,要么就认为我肯定是情场失意,工作不如意。你们男人就只会从表面上去判断女人,说不定你们还会趁机占便宜。次日,Ann醒来的时候,她躺在陌生的房间里。房门反锁着,床头有一套钥匙。Ann打开门走了出去,木木就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还未等Ann发问,木木就说,我把房门反锁着,你很安全。怕你不相信,我还把钥匙留在你床头边上,你出得来,我进不去。Ann这才记得自己昨晚喝醉了,也记得自己妄下的定论,男人不是好东西。
 
Ann打心底感激木木,也欣赏木木的个性。为了向木木致歉,Ann主动约木木请他吃饭。Ann发现自己和木木之间有聊不完的话题。他们就相约隔天见面,把未讨论完的话题继续聊下去。这么一来一往,Ann忘记自己更改名字的事情了。半年过去,Ann和木木已经达成共识,绝不让社会上的污秽思想左右自己的言行举止。Ann又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结婚是一生一世的事情。你可以在一个人面前掩饰一年半载,但你不可能伪装一辈子。结婚的对象,必须是一个你愿意,也敢于在他前面表现真我的人。Ann写的就是木木。Ann问木木,你有没有想过改名字?木木答,你会嫌弃这个名字吗?我可不会嫌弃你的名字。
 
再后来,木木向Ann求婚,Ann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他们去领结婚证的时候,Ann才记得自己一直没有拿回身份证。木木微笑着从公事包里抽出Ann的身份证,交到她的手上。Ann目瞪口呆,原来身份证上的名字并没有改。木木搂着她说,我并不介意你叫什么名字,你就是你,坦然一点好吗?Ann觉得这一幕有点滑稽,自己一直折腾的事情,其实是无聊透顶的。Ann的同事和朋友纷纷祝福她,Ann的家人更觉得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可以搁下。在Ann和木木的请贴上写着,“木木先生和平妹小姐”结为伉俪,Ann拿着请贴,仔仔细细的瞧了一遍又一遍,傻傻的笑了。
 
某天,Ann打开自己的博客。在她所写的“适者生存,其实就是随波逐流的处世态度。”后面有一个名为木木的网友回复,他说,为了表面风光,而让内心陷入痛苦的深渊是愚蠢的行为。违背自我而活,还谈得上什么适者生存吗?木木从她身后环抱着她,笑着说,你终于看到回复了吗?当初我还在想,竟然有人如此单纯,甚至单纯得有点傻。木木还说,而今少有女子会如实透露自己的心声,既然你如此坦荡,为何悟不出幸福与名字无关的道理。Ann说,如果我一早就醒悟了,不就会错过你了吗?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浊流,在它们的冲击下,有些人心被腐蚀了,有些人心却更坚定立场。但愿我们的感情,我们的为人处事能够像石块一样,越是洗刷越显透彻。木木把这句话写在Ann的博客里,也写进Ann的心里。
 
要知道,光鲜的衣裳换不到爱情,幸福与一切浮华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